Home > 法客專欄 > 江元慶【台灣冤案實錄】 > 【江元慶專欄】檢察官起訴了「千里眼」

【江元慶專欄】檢察官起訴了「千里眼」

文/江元慶(資深司法記者,作品《流浪法庭30年》催生「刑事妥速審判法」施行)

民國107年2月13日,一名施姓婦女接到一通電話,對方說她電話費沒繳,且由於個資外洩,以致她的身分遭到冒用、涉及刑案,目前已經遭到通緝;電話中,對方聲稱是司法人員,要施女把家中財物交付監管。被嚇得團團轉的她,乖乖聽從對方指示,交付家中所有金錢手飾。

這已經是詐騙集團的老哏了。政府也不知已經宣導了多少次,不要聽信要求交付錢財的詐騙電話。可是,就是有人會受騙上當。

而且,從施婦交出的財物內容,不難得知她飽受驚嚇的程度。她把家裡所有的值錢財物悉數交出;包括新台幣、港幣、新加坡幣、日幣,以及一批黃金飾物,有項鍊2條、手鍊5條、手鐲2個、戒子23只、墜子2個、金鎖片3面,總價值約80萬元。

再從施女盲目的言聽計從、交付財物的方式,更可得知她猶如驚弓之鳥。她依照對方指示,把這些現金、黃金放到一個牛皮紙袋裡,再放入機車置物箱內,再騎著機車到高雄市楠梓區的一個公園旁;對方要她把機車停放好了之後就離開,機車的置物箱不要上鎖,事後會有人去收領。施女統統乖乖照做。

施女到了隔天才大夢初醒,連忙趕到機車停放處查看,置物箱的牛皮紙袋早已不見。乍見家當盡空,她連忙報警。

詐騙集團挑的機車停放位置,顯然是精心選擇過,因為這裡沒有監視器。但警方很厲害,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逐一過濾附近街頭監視器,再追溯沿途特定車輛,鎖定了「小廖」這夥詐騙集團。

警方從高雄市追到小廖的屏東縣住處。經過搜索後,扣到部分贓證物,一舉剿獲這個集團,逮到6人;除了小廖及4名少年之外,還有小廖的同居女友「小彤」。全部移送法辦,他們被提起公訴(橋頭地檢署起訴書,107年度少連偵字第6號)。少年犯則是交由法院審理。

根據警方調查,案發當天是小廖開車,載小彤、林姓少年前往取走機車裡的被害人財物。另根據起訴書內容記載,他們3人的犯罪分工是:林姓少年取走牛皮紙袋、小廖在附近把風、小彤則留在車上接應。

不過,26歲的小彤被捕後始終喊冤。她強調,並不是詐騙集團的成員,也不知道同居男友小廖在暗中搞詐騙的勾當。

小彤承認當天確實有搭乘小廖的車,也的確停留在車上,但當時她是帶著4個月大的姪子,坐在副駕駛座上,「我根本就沒有下車。」她說,當天她並不知道小廖、林姓少年下車後去了哪裡、去做了什麼,「差不多1到2個小時後,他們(指小廖、林姓少年)才回到車上。」接著就回屏東住處。

小彤說的是真的嗎?

警方訊問的時候,林姓少年證實小彤的上述說詞,「她(指小彤)確實是帶著小嬰兒坐在副駕駛座上。」檢察官複訊時,他還是這麼說,指證小彤並沒有涉案。

此外,小廖也對檢察官說:「案發當時,她並不知道我在做車手的工作。」不過,他也向檢察官坦承,他是在民國107年3月間才告訴小彤,「我是詐騙集團的車手。」

小廖的供詞,切割出了一個時間點:小彤是在民國107年3月間,才知道同居男友是詐騙集團的車手。也就是說,施女被騙的民國107年2月13日當時,小彤並不知情男友是車手。

不過,林姓少年和小廖的上述說詞是真的嗎?畢竟,在案發當天,他們三人是同坐一車的人,小廖和林姓少年的供詞有沒有在掩飾案情,或是包庇小彤?

一審再查。然而,當法官發現一處案情後,全案至此急轉直下,小彤獲判無罪。而且,檢察官啞口無言,沒有提出上訴,小彤一審就無罪定讞。

原來,案發當天,小廖開車去拿被害人的錢財金飾時,他的轎車是停放在高雄市區大馬路口;小廖、林姓少年下車後,他們是搭計程車前去楠梓公園旁,找被害人停放的機車,去拿取施女的財物。法官發現,小廖的轎車停放處、被害人停放的機車格,這兩處位置距離超過1公里。

「不可能在1公里以外擔任把風」(高雄地院判決書,101年度訴字第846號,判決理由乙之五之(三))。法官判決時,除了說明小彤的無罪理由,並且還舉出了證據──民國107年2月13日案發當天,小廖確實有「台灣大車隊」的叫車記錄,並且還有行車路線圖。

小彤如果是涉嫌幫小廖、林姓少年把風,她在一公里外,能把什麼風?小彤如果是扮演接應角色,但實際上她是在車子裡,還抱著小娃兒,轎車又處於靜止狀態,她能接什麼應?

檢察官儼然把小彤當成了「千里眼」。她能在一公里以外把風?

小彤被冤枉了。而且,當初她還被收押26天。無罪定讞後,她獲得10萬4000元的刑事補償。

她交保後,牙醫助理的工作丟了。她有兩個孩子,一個7歲、一個5歲。她沒有告訴孩子:「媽媽為什麼消失了26天?」因為,除了孩子不懂,她也不想讓孩子知道這段曾經讓她傷心的往事。

小彤的傷心,除了是遇人不淑、被司法冤屈,還有在被羈押這26天期間對孩子的百般想念……

本文為江元慶老師獨家授權刊載,非經同意不得任意轉載。

看更多江元慶冤案實錄:

【江元慶專欄】性侵疑雲,正義迷蹤
【江元慶專欄】一個農曆年的傷痛故事
【江元慶專欄】有人爬到了樹上去找魚


閱讀更多文章
【江元慶專欄】江明順鄉長的怒火
從華為遭封殺到大規模監控
【江元慶專欄】一幅檢察個案景象
司法獨立與司法官參政權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