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名畫的控訴》:別人看的是一幅名畫,我看到的卻是我親愛的家人。

《名畫的控訴》:別人看的是一幅名畫,我看到的卻是我親愛的家人。

文/法操司想傳媒

在二戰時期,軸心國大肆侵略並瓜分世界各國,不僅是各國領土被佔領,許多有價值的寶物也被搜刮一空。這些寶物被帶離原本的國家,並找到新的主人,但它們至始就是被非法偷走、搶走。時過境遷,有一群人想起曾屬於自己的寶物,並開始尋求法律管道,試圖讓流浪的寶物物歸原主。

《名畫的控訴》是2015年英美合拍的真人真事改編電影,故事描述住在美國加州的女主角瑪麗亞·阿特曼,為了要回家族被納粹政權奪走的名畫,與奧地利政府展開多年訴訟。瑪麗亞找上年輕的藍道律師,奔波奧地利、美國兩地,而他們打算要回的,是奧地利名畫家克林姆所畫,有「奧地利蒙娜麗莎」美譽的《艾蒂兒肖像一號(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

名畫遭納粹竊取  重返奧國討回公道

瑪麗亞出生於維也納的猶太家庭,在當地頗負盛名,知名的奧地利畫家克林姆以瑪麗亞的嬸嬸為原型,作出《艾蒂兒肖像一號》這幅畫。然而,隨著納粹政府佔領維也納,瑪麗亞家庭的猶太身份,使他們遭受迫害。瑪麗亞雖然輾轉逃到美國,但留下的家人和家族的寶物,被納粹政府搜刮,這幅畫最後被收藏在奧地利美景宮美術館。

在瑪麗亞的姊姊死後,她成為家族僅存的繼承人,所以她決定要回這幅畫。當時,正有幾起跨國所有物返還的案件在進行,但《艾蒂兒肖像一號》對奧地利人來說,有著崇高的地位,若是交還給瑪麗亞,勢必造成很大的輿論。因此,即便這幅畫的原所有權人(瑪麗亞的叔叔),在遺囑中交代要把財產留給家族繼承人,奧地利政府卻堅稱應遵照瑪麗亞嬸嬸的遺囑,將畫作繼續留在美景宮。

原本在維也納失利的瑪麗亞和藍道律師,卻在九個月後,因為奧地利政府觸犯國家豁免權的例外條件,使藍道律師決定嘗試,將這起案件的戰場拉回到美國。經過美國最高法院的判決,認定瑪麗亞的案子可以在美國起訴,給了藍道律師起死回生的機會。歷經從維也納到美國法院,一直到與奧地利政府和解不成,主角兩人決定回維也納進行仲裁,賭上最後的機會。

國家豁免法  本國財產不歸外國管

從法律的角度來看,既然這幅畫的原所有權人是瑪麗亞的叔叔,那自然應依他的遺囑留給繼承人。然而,這其中卡了一個「國家豁免權」的問題,也是本片在美國最高法院主要的爭執點。簡單的說,國家豁免是基於國家間的主權平等性和獨立性,使一個國家的財產,不能成為其他國家法院上的訴訟標的,因此屬於奧地利的名畫,就不能在美國法院起訴。

國家豁免權在國際條約和國內法上都存在,例如前者有「聯合國國家及其財產管轄豁免公約」;後者美國在1976年也通過「外國主權豁免法」。不過,國家豁免權有例外條件,也就是:當財產違反國際法、財產屬於外國代理機構所有、且代理機構在美國從事商業活動,就能例外在美國法院起訴。所以藍道律師才會試圖讓本案適用例外條件,爭取回到美國打官司的機會。

猶太人遭迫害  歷史傷痕不該遺忘

這部片雖然設定在現代的加州和維也納,但透過瑪麗亞的回憶,不時將畫面拉回1930、1940年代納粹佔領下的維也納。以納粹迫害為主題的電影為數不少,而本片雖然以要回名畫為故事主軸,實際上也帶出納粹政府對猶太人種種不人道的行為。即便沒拍出像集中營那樣慘絕人寰的畫面,但從瑪麗亞家族的興衰,到逃亡美國那種提心吊膽的情緒,都是對過去種種惡行的指控。

諷刺的是,即便納粹搜刮寶物的事實罪證確鑿,現代的奧地利政府卻不願在第一時間承認過去的錯誤。其實在本片中,瑪麗亞曾嘗試和解,讓奧地利政府可以繼續擁有這幅畫,條件是他們須承認是非法取得,但奧地利政府仍不接受。由此可見,政治和國際關係的考量左右了這幅名畫的命運,不單純只是法律就能解決的事。

「這就是一個來自奧地利的女生,想要回屬於自己的東西而已。」這句話是藍道律師在美國最高法院上的答辯,小編在看到這段的時候相當感動,因為國際政治關係再怎麼複雜,瑪麗亞要的不過就是物歸原主,和一個道歉。「名畫的控訴」不僅是指控搜刮名畫的行為,也是對過去納粹政府迫害猶太人的惡行,最沈重的控訴。

 


閱讀更多文章
【戒嚴70周年】白色恐怖與轉型正義
【公教年改釋憲說明會】公教年改到底有什麼問題?
【江元慶專欄】你氣不氣?
【高宏銘專欄】走出不一樣的路,如何汰除不適任法官或檢察官?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