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書想評論 > 《和不是A的你》:有罪但無辜的少年A?

《和不是A的你》:有罪但無辜的少年A?

圖片來源:博客來商品介紹

文/法操司想傳媒

*本篇會爆雷,請斟酌是否繼續閱讀喔~

剛接到大案子的建築設計師吉永,在慶功酒會上忽略了一通兒子的來電,想著待會有空再回撥,沒想到從此吉永、前妻純子,以及兩人的兒子翼,三人的命運陷入前所未有的風暴。

日本少年法第61條規定不得公開少年犯的姓名、容貌等相關資料,所以在媒體報導中通常用「少年A」、「少年B」等等化名代稱少年犯。國中生翼被指控涉嫌殺害同學優斗,變成了少年A,由於和翼同住的純子精神狀態不穩定,因此由吉永負擔起協助翼的角色。面對對案情隻字不提的翼,吉永感到束手無策,同時發現自己其實一點也不瞭解兒子。回到母子倆生活的家,打聽翼的生活狀況,回想起以前和翼的互動,吉永才赫然發現原來翼一直在對自己發出求救訊號,翼長期遭受優斗霸凌。

同時也是被害人的被告,為什麼應該懺悔

翼不想再做優斗要他做的事,在憤怒之下謀殺了優斗,吉永和翼會面的過程中,翼問吉永「殺一個人的心和殺一個人的身體,哪一個比較惡劣?」,「他殺了我的心,即使這樣,我也不能殺他嗎?」,直到審判結束為止,翼並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錯。

從法律的層面來看,優斗的行為可能也是有罪的,只是因為優斗已經死亡,沒辦法接受審判,而翼殺了人,並且活了下來,所以翼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起責任。不過翼的主張到底有沒有道理,為什麼被如此對待的翼殺了那樣的優斗,不但必須接受刑罰,還應該感到愧疚呢?可能就像吉永最後對翼說的「即使你做了那樣的事,爸爸仍然慶幸你還活著」,翼不只奪走優斗的生命,也奪走了優斗和身邊的人相處的機會,以及優斗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悔改的可能。

除此之外,本書也深刻的描寫家庭失能、被告家屬遭到社會排擠,以及被告自身的更生等等問題,可能對翼一家人來說,在整個過程裡,法律、接受審判反而是最簡單的事情。

延伸閱讀

《告訴我,你為什麼殺人》:我們和那些必須譴責的人之間,僅有一線之隔

《判決》:未成年人可以自己做醫療選擇嗎?


閱讀更多文章
【高宏銘專欄】解密朝鮮民法─民法的基本
【公司法】股東表決權拘束契約大翻身?
【保衛滷肉「飯」和「玉米」】植物遭受病蟲害未依法通報,小心受罰!
從華為遭封殺到大規模監控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