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陳皓揚虐貓案】私行暴力就是正義嗎?小心成重傷害罪現行犯

【陳皓揚虐貓案】私行暴力就是正義嗎?小心成重傷害罪現行犯

shutterstock_170822207

文/法操司想傳媒

日前因大橘子一案而遭起訴的台大生陳皓揚,於8月16日在北院開庭,在諭知交保後,步出法庭時,被守候在北院門口的大批民眾群起圍毆,使得一旁的法警也無故受到波及。

《法操》相信,沒有人會樂見這些可愛、沒有反抗能力的小動物被虐待,違法的人,自然應該受到相對應的法律制裁。但因為本案目前剛進入司法審理程序,在靜待判決結果的同時,《法操》想跟大家聊聊在圍毆事件發生後,除了讓部分群眾洩憤外,我們還可以思考哪些東西:

人證物證俱在,還適用「無罪推定原則」嗎?

開庭時,面對法官的訊問,陳皓揚均認罪。報導也指出,陳皓揚針對證人的證述、監視器畫面、警方的筆錄、解剖報告書等相關證據,都表示無意見。

有些民眾可能會認為,既然如此,本案應就沒有無罪推定原則的適用,因為人證物證俱在,被告也坦承犯行了,這就是有罪了嘛!尤其是監視器畫面,人有可能會說謊,但物證總不會說謊了吧!但《法操》也請各位藉由本案來想想:事實真的是「眼見為憑」嗎?

根據相關報導,我們可以了解,監視器畫面拍到的是陳皓揚騎U-bike棄貓屍的部分畫面,車籃裡的東西無法清楚看見,而是被告自己坦承車籃裡裝的是貓屍。因此,如果是有另一個人殺貓,而陳皓揚只是單純協助棄貓屍,也是一種可能的真相。

因此,《法操》希望關心司法議題的朋友,能了解:雖然物證不會說謊,可是物證也不會說話,正是因為如此,我們也可能會因為物證的片面訊息而有所誤解,所以,我們才需要有「無罪推定原則」。在本案中也一樣,在被告還沒有被法院判決有罪確定前,任何人都不該武斷地在被告身上貼上有罪的標籤。

檢察官怠忽職守,國家法治遭踐踏

在台北地方法院前面,等同於在台北地檢署的前面,結果光天化日下,就直接上演群眾暴力而涉及犯罪的戲碼,令人質疑,坐在辦公室裡的眾檢察官們,怎麼沒有一個人出面處理呢?

刑事訴訟法中,要求檢察官應該在知道有犯罪嫌疑時,要立即開始偵查。但我們卻常常看到,當社會矚目的案件發生時,追打嫌犯的畫面總是一再上演,而檢察官卻沒有任何行動。

《法操》也呼籲檢察官們,應該更主動地展開犯罪偵查,已知有暴力行為在眼前發生,就該積極承擔職責,否則國家法治就只能在群起激憤下,被輕易犧牲。

私行暴力絕非正義,別一時激憤也成施暴者

而從當天的報導中,也可以看出,陳皓揚真的是被民眾痛毆,不但被扯髮、拉衣、勒脖、揮拳,甚至有民眾戳他的眼睛。這樣具有攻擊性的行為,恐怕已是刑法第277條傷害罪的現行犯了,如果是戳眼睛的話,則已涉犯了同條第2項的重傷害罪,是屬於最輕本刑三年以上的重罪。

我們完全可以理解民眾憤怒的心情,我們也同樣認為虐殺小動物的行為非常殘忍,但私行暴力就是實現正義嗎?如果真是如此,每件犯罪,我們都可以直接動用私刑,哪還需要法律條文跟執法機關呢?

況且,我們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只是藉著為受難動物發聲的機會,來實現自己的犯罪行為呢?因此,《法操》也要再一次提醒民眾們,無論任何案件,都千萬不要因為一時的情緒失控,反而誤觸法網,使自己也成為施暴者,實在得不償失。

 

 

閱讀更多文章
【管中閔懲戒案】管中閔有被針對嗎?
【管轄權】搭郵輪被性侵,卻因為在公海難以追訴?
【懶人包】最高法院分案霸凌爭議在吵什麼?
【聲援香港反送中】協助香港募資,會違反國安法嗎?

2 Responses

  1. 曹耘晞

    讀法律連普通傷害罪是屬於告訴乃論都不知道?普通傷害罪是告訴乃論,不告不理,只有當事人表示提出告訴警方才會依蒐證影帶將涉嫌人傳喚到案說明!況且這種虐殺動物的行為會有人不爽也是人之常情,檢警通常不會主動介入!

    1. Follaw

      您好,普通傷害罪的確是告訴乃論沒錯,但重傷害非告訴乃論喔。而依照刑事訴訟法第228條,第1項「檢察官因告訴、告發、自首或其他情事知有犯罪嫌疑者,應即開始偵查。」所以檢察官只要知有犯罪嫌疑即應進行調查,至於告訴乃論是否提告、重傷罪是否起訴,則是偵查之後的程序。
      感謝您的留言。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