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最高法院開庭必須常態化!「法庭直播」就從這裡開始

最高法院開庭必須常態化!「法庭直播」就從這裡開始

29344097876_d1f0bc2ac8_k-2

09.01 副總統介紹當時司法院長被提名人許宗力(現為司法院院長)photo by 總統府

 

文/高宏銘(執業律師、法操共同創辦人、曾任彰化和新北地檢署檢察官)

許宗力老師就任司法院長一職後,馬上就拋出「最高法院開庭常態化」和「法官事務分配和基本資料公開」等改革方案,讓人確有耳目一新之感。

「最高法院開庭常態化」的議題,早已在學界討論多時。雖然最高法院是「法律審」,通常不會有要調查證據的情況,但「法律見解的妥適性」,其實,也應經當事人辯論,再為裁判,較為允當。

舉例來說,最高法院在審理喧騰一時的「龍潭購地案」,就突然改採「實質影響力說」的法律見解,因為此一見解明顯和過往法院實務所採之「法定職權說」不同,但因最高法院採書面審理,所以大家也只能由此案的判決書中內容,去瞭解最高法院為何改變法律見解。如果該案當時是經過被告(辯護人)和檢察官就所涉法律見解,進行言詞辯論,一定會對為何最高法院要改變見解有更清楚的認識。

最高法院不開庭進行辯論的依據,是刑事訴訟法第389條第1項,該條明訂:「第三審法院之判決,不經言詞辯論為之。但法院認為有必要者,得命辯論。」和民事訴訟法第474條第1項,該條亦明訂:「第三審之判決,應經言詞辯論為之。但法院認為不必要時,不在此限。」因此,只要是刑事案件,最高法院就適用原則,不開庭辯論;遇到民事案件,則適用例外,都認為不必要,所以,也不開庭辯論。因此,結論就是:最高法院幾乎不開庭辯論!

除了殺人案件的量刑,有更多重大法律見解待釐清

在實務上,確實有過少數案件是在第三審程序中開庭辯論,但,幾乎都是刑事殺人案件關於「量刑」,也就是針對「是否要判處死刑的標準」此一法律見解進行辯論。

可是,重大的法律見解問題,可以說俯拾皆是,例如前述關於職務收賄罪的「實質影響力說」或「法定職權說」;或是關於原住民在保育區內用獵槍打獵,到底有無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或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等,許多法院判決所採見解均不一致,最高法院自然不應迴避透過開庭針對此類法律見解的辯論,以便統一法律見解,避免日後法院判決的歧異。

而目前最高法院檢察署(最高檢)的規劃,也就是要透過對「林益世案」和「王光祿案」要求最高法院開庭辯論,來針對此兩個重大法律問題,請最高法院清楚表達並統一法律見解。對此,《法操》亦深表贊同,也期待藉由許宗力院長和邱太三部長的合作,能早日修改刑事訴訟法第389條第1項和民事訴訟法第474條第1項,讓最高法院開庭辯論成為常態化,讓第三審程序能夠公開透明,也讓各法院的法律見解能趨於一致,避免因判決歧異造成人民對法院的質疑,甚至是不信任。

法庭直播,就從最高法院開始

進一步言之,《法操》更希望「法庭直播」就能從最高法院開始,因為最高法院原則上是法律審,通常不會涉及調查證據事項,所以,不會有採法庭直播會導致證人個人資訊外露的疑慮,而且是強制律師代理,法庭直播可以讓更多民眾有機會可以透過律師、檢察官和法官等專業法律人們對於法律見解進行辯論和闡述的過程,更清楚案件的始末,為何此一法律問題具重要性和司法體制如何運作,也更能深化法治教育。

至於司法院現在規劃要公開法官的事務分配和基本資料,《法操》也認為這是值得讚許的想法,因為只有透明公開的司法程序,才能讓民眾對司法的信任逐漸提升。

我們也希望法務部能跟進司法院的腳步,適度地公開檢察官的資訊,例如事務分配或學經歷等,尤其是應該讓檢察官在偵查庭或公訴蒞庭時掛上名牌,讓民眾能清楚地知道眼前這位代表國家行使職權的檢察官究竟是何人?法官都能在法庭上掛出名牌,相信同為司法官的檢察官也無理由作不到!

從許宗力院長一上任就開始提出具體明確的改革方案,相信許宗力院長只要一本初衷,我國司法實務一定能更為公開透明,也逐漸贏回人民對司法的信賴!

司改在即,請大家一起來連署推動「法庭直播」(戳我)!

(按右上角的「參加」,就是參與連署喔!)

延伸閱讀:

法庭旁聽竟像買樂透!?要中獎才有得聽?

參考資料:

頭一遭 最高法院開庭辯生死

最高法院創首例召開生死辯論庭 鄭捷到庭受矚目

法務部:林益世和王光祿案 將請最高院開庭辯論

閱讀更多文章
【高宏銘專欄】解密朝鮮民法─民法的基本
【公司法】股東表決權拘束契約大翻身?
【保衛滷肉「飯」和「玉米」】植物遭受病蟲害未依法通報,小心受罰!
從華為遭封殺到大規模監控

2 Responses

  1. 呂竹本

    “最高法院在審理喧騰一時的「龍潭購地案」,就突然改採「實質影響力說」的法律見解,因為此一見解明顯和過往法院實務所採之「法定職權說」不同"

    讓我們回顧一下當事人自己在案發前說法: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nk.php?story_fbid=890325344381946&id=100002134667934
    94年10月16日 總統接受三立電視訪問( http://ppt.cc/qLrJp )
    問:總統對二次金改的看法?
    [….這就是為何去年8月我在第二屆經濟顧問小組會議後,拜託大家針對金融改革的落實、國營事業民營化、特別是官股銀行要如何整併,這些部分要作澈底檢討,經過2個月也就是去年10月20日行政院經建會胡勝正主委代表行政院來報告,其實這中間各部會就已開過很多次會議了,國安會代表也都有在一起開會,所以經建會報告要推動二次金改、還有目標管理時間表,分成二階段,今年年底起碼有三家金融機構市場佔有率達10%以上,第二是官股銀行減半12家剩6家,明年第二階段,就是明年年底前金控減半14家剩7家,要有1家銀行由外資經營或在國外上市,這些都很具體、很清楚,報告後我當然要裁示照著做,所以由我的嘴講出來,就如同是阿扁的意思,其實這是經建會統籌內部意見後,在總統經濟顧問小組會議提出,而我採納,再由我講出來,1星期後10月27日行政院游院長在院會裁示表示,總統經濟顧問小組有此裁示要推動,他也將二階段四大目標二次金改拿出來報告讓大家知道,相關部會也參加行政院會,怎可說不知?接下來2個星期去年11月10日,聽說是行政院某個方案的議會決議,所以相關的部會、中央銀行總裁,包括金管會主委、財政部長、經建會主委怎可說不知道呢?縱使他們沒有參加總統經濟顧問會議,但也總是院會的一個裁示、一個決議,大家都知道,這是1年前的事了,所以1年前大家以為總統隨便講講,但不知我是玩真的,我一直在盯吳副院長,要讓謝院長知道我是玩真的,一定要貫徹,年底就要看成績,我每次遇到吳副院長就盯這個,絕對會貫徹,要完成不可能的任務,怎麼我由國外回來看報紙,說一問三不知、說沒參加不知道,到底對不對,所以我請游秘書長出來說清楚事情的來由,等到時間到了,你如果做不到,你不能因為立法院通過決議所以要找台階下,這樣怎麼對?那我不就隨便說說而已,而立法院做的決議不就做假的,所以我覺得很不以為然,所以為何六大改革中,我將金改當成第一項,時間馬上到了,所以我才說重話,誰放棄改革我就辦誰,誰無法貫徹,就要負政策成敗責任,誰都一樣。………]

    這種影音文字新聞稿具體證據,還要說非總統憲法規定之職權之「法定職權說」所以無關,那不只是睜眼說瞎話惹!

    1. Follaw

      您好,感謝您的留言,我們強調的重點,並非是在「該採何說」,而是應該將法庭辯論的原貌,盡量公開透明。
      最高法院在龍潭購地案中,完全由書面審理後,就提出判決結果,我們並不評論最高法院所採見解釋否正確,只是希望有法律上重要爭點的案件,都應該要能公開辯論,進而能公開直播,讓民眾更了解司法,才能一起監督司法改革。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