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不務正業法律人】投身補教界的法律人–G哥

【不務正業法律人】投身補教界的法律人–G哥

文/法操司想傳媒

大學讀法律,畢業一定要從事法律工作嗎?還是可以有其他不同的出路呢?

今天的「不務正業法律人」專欄,我們訪問了法律系學生可能都認識的讀享出版社老闆「G哥」,來和我們分享他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G哥目前從事的工作主要是什麼?

我目前主要是從事出版業,現在又踏入補習班培訓。

之所以會想做這些事,起初是出版社老師覺得單純出書不好賺想要上課,於是開始錄製有聲書,但後來又覺得應該要有學生上課才行,而開始做補習班、及雲端APP等事業。我的工作就像是擔任補習班老師的經紀人,他們想要什麼我都幫他們做到。

G哥是因為什麼樣的因緣際會而走向出版培訓事業呢?

我在大三的時候擔任東吳法律系的學生會會長,同時也被補習班找來當駐校代表。擔任駐校代表的時候就已經有不錯的業績,不僅可以拿到補習班給的獎金,也可以幫學生拿福利、拿講義、考上律師。後來也有在路上遇到不認識的同學過來道謝,謝謝我當時提供免費的講義及課程,讓他順利通過考試。

由於這些原因讓我覺得這樣的工作也不錯,在大學畢業、當完兵以後也沒有再找其他工作,補習班當時就直接找我去上班,便從民國84年開始從事補習班的工作到現在。

G哥法律系的學習過程對事業領域有什麼幫助?

法律系的訓練對邏輯、表達、寫文章等等的能力都有幫助;同時,做補習班的工作接觸了許多人,可以訓練自己的應對能力。雖然沒有考上律師,但藉由法律的訓練,加上實際上人與人的對談交流以後,我覺得做這一行的成就感很大。

同時,法律人大多都要考試,但自己考了2年都沒有上,便覺得自己應該要回到本行幫助法律系學生考上。而過去在法律系的學習讓我知道法律系學生需要什麼、想要什麼、在想什麼,使我能創造出對法律系學生來說最有用、最新的東西。

我們發現G哥除了台灣的證照考試外,還有代理中國的律師考試。為什麼G哥會想代理中國律師考試呢?

我覺得這是一個市場走向。

自從律師考試的名額增加以後,開始有律師覺得應該要朝向國外發展,而出現許多想要考國外律師資格的律師。當時就有人問我大陸律師的市場發展,而我也剛好也在前幾年到杭州開設文創公司,也曾經在北京的法律出版社上過班,研究了一些大陸的法律考試市場。

剛好在去年,大陸放寬了台灣人參加當地律師考試的限制,且因緣際會認識了在東吳博士班就讀的廈門律師,而藉由他的介紹認識了大陸最大的考試培訓班「萬國」,並取得代理權。我看準了這個趨勢,現在也在積極和他們接洽其他專業資格考試的代理。這也是增加對考生的服務。

G哥對於正在就讀法律的學生有什麼建議嗎?

我覺得法律系學生有一種宿命,好像要有考上律師、司法官或公務員等才算是有讀過法律。如果讓我重新回到大學,我覺得我應該會認真唸書,越早拿到相關證照越好,對周圍的人有交代。

法律人和其他系的人不同,有一個要考到證照的宿命,因此在一入學之後就應該要知道有這一面打不掉的牆檔在面前。因此在大學的時候就要衝刺,並給自己一個時限快點考過,絕對不要讓自己熬在考試中,不要把自己的美好人生都放在準備考試。如果你覺得法律是輔助,可以多角化經營;但如果覺得法律是本業,那就應該全力衝刺拿執照。

我建議目前就讀法律系的學生,應該要先明確知道自己是不是要拿到執照。同時,考試有些運氣成份,雖然最後可能沒有拿到執照,但在這些過程中所累積的實力,也足夠讓你拿到其他的執照,因為法律系能考的公職是最多的,因此一定要認真準備。

G哥對於目前考試制度的設計有什麼想法嗎?

我覺得要討論考試制度改革應該要有考生的聲音。100年那次是學者和立法者組成,而這次可能有其他構成,但都不會讓學生發言,而是等決定後才讓當事人去發言,甚至當事人代表都有代表性不足的問題。

請聽考生的聲音很重要,不是到了公佈之後才讓考生去一一反駁;且要改也應該要有一段緩衝期,像去年考試方式的改變就公布後馬上執行,沒有任何緩衝期,讓學生沒有心理準備。考選部應該要多與考生溝通,並有一個明確的做法才行,不能像是在做實驗。

G哥會鼓勵高中生讀法律嗎?

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我覺得這是一個比較級,如果你覺得自己數理不好,對自己也沒有個目標,或許讓法律來訓練你幾年應該會有些幫助。但是目前市場可能還要要求律師有其他的能力,像業務、溝通等等,所以考上也只是另一個挑戰的開始。

因此對高中生建議,如果你有正義感、也覺得對自己的口才、文字等等有信心,但沒有明確目標的話,我會建議你來唸法律,因為法律知識在各行各業都很必須,至少定位清楚。但如果已經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就朝目標去做吧,不要因為律師高收入的刻板印象而進來讀,現在已經沒有過去那麼好了。

G哥如果重回高中會在填法律系當志願嗎?

這個問題我問了自己2次,我覺得我應該不會再填法律系。

在我看來,依照當時的環境或許讀其他專業的投資報酬率會比法律更高。當時沒有像到律師這行在這幾年間市場崩跌地這麼快,因此還是要以未來長久的發展來看自己想讀的領域。一些領域像是商學、機械等等到目前都還有不錯發展,且都比法律系學的東西還要有趣很多。加上許多法律系畢業的人,在畢業以後一直被埋沒在單調的法律大海裡,壓力也很大。因此如果讓我重選的話,我應該不會想再念法律了。

最後,我們想請教G哥一個問題:從自己的工作領域來看覺得台灣是法治國家嗎?

我覺得大家都喜歡把法講在前面,但是大家其實都在找法律的漏洞;想用法律制衡別人,但自己並不想守法;自己只想要有權利,但卻不想要盡義務。因此在我看來,我覺得我們並不太守法,但這可能是華人的習慣吧。因此我覺得大家都只是喜歡把「法」字掛在嘴上,但其實自己都不太想守法。但雖然如此,我還是期待大家能慢慢往法治的這個方向走。


閱讀更多文章
不是所有「小便宜」都可以「貪」,小心已經觸法!
殺狗吃狗肉,動保法會怎麼處罰?
【秒懂新公司法】SOGO條款
釋字第761號解釋–專利案件技術審查官究竟要怎麼迴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