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謹此紀念法界先輩李瑞漢律師

謹此紀念法界先輩李瑞漢律師

圖:攝於228國家紀念館

文/法操司想傳媒

7月20日是已故李瑞漢律師的生日,李瑞漢律師在就讀日本中央大學法科時,就取得「辨理士」(相當今日的專利師)考試,並在1930年通過司法科高考,回到台灣在台北市永樂町擔任執業辯護士(律師)。在日治時期,曾經參選過台北市議員;戰後,也擔任台北律師公會會長,卻在二二八事件中不幸遇害。

對於司法有理想、抱負

李瑞漢律師,對於面對二二八事件發生後,司法無法獨立的種種情形,身為律師公會會長的李瑞漢,召集律師公會的同仁,發起「司法獨立、啟用本省人」的主張。當時《民報》還有對此進行報導。

3月9日頭版:

據悉:自二.二八事件發生以來,高等法院楊院長決定對各法院及檢察處人事,加以根本調整,盡量起用本省人。八日下午三時,省垣律師公會諸會員及高、地兩院推、檢事,在該院開磋商會,擬就人事名單,呈交楊院長以便呈請中央核示云。      ─節錄至《激越與死滅:二二八世代民主路》

魷魚粥的故事

在台灣國家聯盟舉辦的228遊行,都會端上一碗魷魚粥給參與者,來紀念當時的罹難的李瑞漢、李瑞峰兄弟與林連宗。為什麼會提供魷魚粥,就要談到李瑞漢律師被帶走的那天,在1947 年3月10日下午,李瑞漢一位來自台中的朋友林連宗因為交通中斷到李瑞漢家作客留宿。

在該日下午4時許,林連宗、李瑞漢,以及李瑞漢的弟弟李瑞峰(同樣為律師)在客廳聊天,李瑞漢的太太李邱己妹正在煮魷魚粥(亦有記載是鄰居準備的魷魚粥)準備招待林連宗等人,在此同時,四名著便衣的憲兵來到李瑞漢的家中,表明要找李瑞漢。在場的林連宗及李瑞峰表明身份關切後,也一併被請走,就此失去音訊。

在此之後,李邱己妹十分焦急,四處打聽丈夫的下落,每每只要有認屍的消息傳出,就會去現場認屍,但都沒有找到丈夫,這一等就是60年。最後終於在《國家安全檔案》〈台灣省二二八事變正法及死亡人犯名冊〉中看到林連宗與李瑞漢等人的名字。

為什麼李瑞漢律師會成為228的犧牲者?

為什麼李瑞漢會被盯上呢?目前有兩個說法,一是發起「司法獨立、啟用本省人」的主張,另一個就是「迎婦產科事件」。事情發生於,迎婦產科一名醫生,替國軍七十軍的一位軍官妻子開刀,但開刀的過程並不順利。這位女病患因注射盤尼西林反應不良而不治死亡,軍官對醫院提起告訴。

而當時醫師公會委託的律師就是李瑞漢,而審理本案的推事就是吳鴻麒法官,而負責鑑定的醫師為國立臺灣大學醫學院院長杜聰明。審判結果,醫院勝訴,法院判決病患之死為不可抗拒,醫院不須賠償。有說法認為,因為此位軍官記恨於參與此案的相關人員,所以李瑞漢、李瑞峰兄弟才會遭逮捕遇害;吳鴻麒也遭兩名便服人士強行拉走,自此不知所蹤。在二二八事件遇難的法界菁英,大部分的都是因為對於司法獨立與公平,有理想抱負及堅持。

在現今的社會中,或許很難想像提倡司法改革,就會被便衣抓走,一去不復返的情形。但過去的經驗,除了提醒我們,要時時刻刻保持警覺不走回頭路外,在如今的法治社會中,我們的言論自由、基本人權雖然受到保障,但是司法仍有改革空間。我們緬懷事件中死難的英靈的同時,更要堅定司法改革及完善法治的決心。

延伸閱讀:

228事件下罹難的司法人員─吳鴻麒法官

謹此紀念王育霖檢察官

《槍口下的司法天平──二二八法界受難事蹟》

戰後初期的司法事件與二二八

參考資料: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李瑞漢

二二八事件真相考證稿》p558

激越與死滅:二二八世代民主路》p225

閱讀更多文章
【大法庭】頂新案搶頭香,頂新聲請的兩大爭點歧異為何?
【永社座談】監察權與檢察權的糾葛:監察權的界線在哪?誰可以監督檢察官?
【亞泥爭議】原住民的勝利 ─北高行駁回亞泥礦業權展限
《希望:為愛重生》:若此案發生在台灣,判決會不同嗎?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