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人身安全事件頻傳】法院與地檢署該如何維安?

【人身安全事件頻傳】法院與地檢署該如何維安?

圖:為台北地方法院正門的金屬探測門及X光機。

文/法操司想傳媒

根據媒體報導,在2018918日下午3時,有一名湯姓男子,載著7大桶的油,至苗栗地院前潑灑後揚言要自焚,立刻被法警壓倒在地,並在他身上搜出打火機。男子當下情緒非常激動,初步了解湯男疑似因覺得司法不公才做出這樣的行為,但詳細的原因還需要再調查。

過去也曾發生過有當事人在法庭內自殺身亡、律師開庭後被當事人開車撞死、嫌犯在借提過程中在地檢署跳樓自殺、法警遭法警性侵等問題。雖然本次因法警及時制止,並未釀成大禍,但法院、檢察署的安全,究竟該如何維護呢?

法院現有的做法()X光安檢門

要進入法院前,除了法院職員、律師或記者外,隨身包包都需要經過X光安檢、人需要經過金屬探測門。大家每次去到法院,會不會覺得這樣的程序有點麻煩呢?但這就是法院的第一道防線。

台灣高等法院從2013年引進X光機進行檢查,為了確保機關安全,防範不法暴力。雖然這樣設置的立意良善,但有時候會有些流於形式。不知道大家是否也都有一個經驗,在過安檢的時候,就算金屬探測門亮出紅燈,法警也都還是會放行。小編只有在包包有相機或叉子的狀況下,有被法警詢問。

依據臺灣高等法院法警室民、刑庭大廈檢查哨值勤流程第三條第一項規定,高院共有兩道金屬探測門,第一道門若亮燈,法警會請民眾將身上的金屬物品取出,在過第二道門,若還是亮燈,則法警手握式金屬探測器做更仔細之人身檢查。雖然地院沒有兩道門,但不論在地院或高院通過金屬探測門的檢查,好像都不是檢查的重點,這樣檢查的漏洞也讓一名男子有機會將剪刀拆成兩部分後,放在口袋,最後當庭刺頸身亡

法院現有的做法(二):門禁

法院區內主要可區分為辦公區域、公共區域及法庭區域,在辦公區域有門禁管制或以法警崗哨配置管理。另外法官和檢察官也有專用走道進出,避免和當事人及其家屬直接接觸之機會,以確保司法人員之人身安全。

法院現有的做法(三):法警

除了這些硬體設備外,法院和地檢署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力配置,就是「法警」,法警雖然穿著的制服與警察相似,但法警與警察不同的。至於有什麼不同,可以參考我們之前的文章

在法院維安的部分,法警除了配置於各出入口外,還需要注意監視系統或緊急押扣裝置以及開庭秩序的維持。在地檢署,除了上述的基本維安,人犯的提解是法警相當重要的職責。長途人犯提解作業則以2位法警押解1位人犯為原則,每增加人犯1名增派法警1人。固定提解勤務由5名法警執勤,法警採車前座3名,後座2名之方式進行戒護。每名法警配備警哨、警棍、電擊棒及手銬1副。

但法警的人力不足,一直都是問題。法警除了維安的基本檢查外,還需要時時注意在押人犯情緒之掌控,在身兼多職還需要輪值的情況下,法警的人力相當吃緊。當業務量增加,人手不夠的情況下,就會使法警必須身兼多職,造成工作品質下滑。然而像是戒護人犯這樣重要的工作,實在疏漏不得,當一位法警必須兼顧多個人犯時,就可能會無法及時應付突發狀況。

目前法院有這些基本的設備,但因為檢查上的疏漏或人力不足的問題而造成不幸的事情發生,是大家都不希望看到的。目前能夠直接改進的部分,可以在門口檢驗的部分,更加細緻,雖然可能會造成小小的不便,但的確可以有效避免在法庭潑灑不明液體或當事人當庭自殺的問題發生。

在法警人力的部分可以增加預算,補足足夠的人力。畢竟在法院內的人身安全與案件的進行都與基層的法警息息相關!另外,也希望大家碰到問題,可以冷靜的解決,盡量不要用如此激進的方法解決。湯男在法院潑灑柴油的行為,已經有可能構成刑法放火罪的預備犯,雖然並未釀災,但還是可能會因此受有刑責。

延伸閱讀:

放火未遂、預備放火的差別,檢察官卻分不清?

地檢署性侵案:法警無法保護自己人?

過勞的法警及法院宿舍的配給問題

  • 過去法院、地檢署曾發生過重大維安問題列表:

    2004年4月12日

    板橋地院(現新北地院)家暴案件傷害民事賠償案件,女子當庭拿裝有強酸的塑膠杯,向相對人潑灑。

    2004年6月15日

    台南地院當事人在法庭上服農藥自殺。

    2005年3月14日

    女子在送往候審室準備移送看守所時,因一時情緒激動,從口袋中拿出2至3公分預藏之小刀片,往頸部及手腕連劃4刀。

    2006年10月13日

    桃園地院給付扶養費,男子開庭時自認受到委屈,當庭拿出巴拉松農藥喝了一口,有生命危險。

    2016年6月16日

    彰化地院大麻案,美籍被告聽判後當庭拿剪刀割頸自殺身亡。

    2017年10月5日

    新竹地院槍砲案件,嫌犯在法警戒護下成功脫逃。

    2017年7月18日

    台南地院家事案件,當事人與律師離開法院,在車道上遭對造駕車撞死。

    2017年7月25日

    花蓮地檢署發生女法警夜間執勤遭同事性侵。

    2018年5月22日

    新北地檢署,黃姓毒販趁開完庭後試圖脫逃,3樓跳樓送醫不治。

    2018年8月21日

    台灣高等法院性侵案,嫌犯收到境管通知,想不開欲在法院中上吊,經法警救下。

    2018年9月17日

    苗栗地方法院,男駕車闖法院潑油欲自焚。

    參考資料:司法院政風處─如何加強一、二審法庭及人犯提解安全(高院政風室編撰) 檔案需下載


閱讀更多文章
【食安法】胡椒粉添加致癌物,一二審法院卻判「無罪」?
【江元慶專欄】陰謀者的司法報復
淺談監護宣告新制度——意定監護
【不務正業法律人】擁有多種證照的高啟霈律師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