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2018年末談明治維新

文/高宏銘(執業律師、法操共同創辦人,曾任彰化和新北地檢署檢察官)

2018年是日本明治維新150週年,明治維新的過程和成果,可以說是國家發展史上的奇蹟,不僅是經濟層面,更是在政治制度、法治建設、教育體制都有全面性的提升,從明治維新起迄今,日本已經成為政治、經濟、學術和文化各層面都有廣泛影響力的國家。回首這件人類歷史上的大事,身處即將告別2018年的台灣,究竟能得到哪些啟發?

關於明治維新的起點有很多說法。在1868年4月6日日本明治天皇在京都御所以《五條御誓文》揭示未來的國家方針,一般認為此即為明治維新的起點。明治維新的重點除了改建軍事制度、發展經濟、重視教育外,就是建立司法制度,並制訂民法和刑法的法典。

明治維新的成果,有目共睹,讓日本從可能淪為歐美殖民地的小國,國力大增,1895年甲午戰爭戰勝大清帝國,1905年日俄戰爭擊敗俄羅斯帝國,當然其後發動太平洋戰爭,終遭以美國為首的盟軍擊敗,但又在二戰後迅速復興,成為舉足輕重的經濟大國。回首看150年前的明治維新,可說是一次極為成功的改革,對照幾乎同時期的大清帝國自強運動,明治維新的成果著實令人佩服。

在歷史上的改革幾乎都不太容易成功,就算一時有所成果,也往往淪為人亡政息之局,難以延續。明治維新的成功,絕對不僅僅是提升經濟和擴張軍事而已,更關鍵的原因應該是明治維新創建了「日本」的國家觀念。150年前的日本這個國家並非如同今日是一個中央集權的國家,而是屬於封建體制。

主政的德川幕府可以說是諸侯的盟主,全日本各地分成大大小小的2、300小藩國,藩主在自己的領地內幾乎享有絕對的權力,至於在京都的天皇,只是一個象徵,毫無實權。當時的日本人認同的是自己出生或生活的藩,例如長州藩、薩摩藩或土佐藩。在以長州藩和薩摩藩為主的強藩打著勤王名號,以武力逼德川幕府「大政奉還」後,明治新政府展開版籍奉還和廢藩置縣等破除封建地域的措施,逐漸形成日本此一國家的概念,進而使日本全國融為一體,也建立了國民意識。因為有了對日本全國一體的概念,日本國民才能瞭解日本和世界的關係,並將國內整體資源做充分的規劃。

回到台灣本身,因為歷史的錯綜,其實很多台灣人想像中的國家是不同的,這樣造成台灣全體人民無法有發自內心的凝聚感,甚至互相制肘,讓台灣裹足不前。回想150年前的日本一樣受到強大外敵的壓迫,日本選擇凝聚國家意識的道路,當然其中可說是充滿鮮血和汗水,但從鐵和血建立起來的國家意識,讓日本有了奮發向上的基礎,其實這樣的歷程,和過往的普魯士其實很相似,回顧普魯士和日本的奮起,台灣應該可以從中得到啟發。

明治維新的另一要點,就是向先進國家學習基礎。所有的現況都是過往一點一滴累積的成果,日本展開維新後,多次派遣官員前往歐洲考察,甚至連最高階的官員,如大久保利通都親自遠赴歐洲考察。對於考察的結果日本不是只學表象,而是從制度開始建立起,不管是軍事、警察或司法體系,都是從制度建立後再建構起來。

明治維新的內容有很大一部份是在教育方面,除了建立義務教育外,也多次派遣留學生前往英、美、法、德留學。重視教育是明治維新很重要的一個特色,培養人才才是立國和強國之本。之後更從東京帝國大學開始陸續設置共9所帝國大學(其中1所在現今首爾;1所在現今台北,即台灣大學),培養各領域的頂尖人才,這些帝國大學迄今都仍然有極高的學術地位。

不管是政治制度、法律制度、工業或教育,明治維新採取的都是跟先進國家學習以及重視基礎的作法,從未想要「炒短線」或是「速成」,也不會向落後國家看齊,眼光只看著真一流的強國,但腳步踏實地前進。

回來看台灣,近年充斥著一股賺快錢的熱潮,不斷有某些媒體或些政黨或某些人不斷傳遞只要跟中國交好,靠著中國,一切就能變的很美好,而且還一直灌輸美國和日本會出賣台灣的論點。我們並非是說台灣要完全相信特定國家,但這些言論為何從來不說中國會欺騙台灣?看看以前的內蒙古、西藏(圖博)和現今的新疆(東土耳其斯坦),中國欺騙他人的經歷還不夠多嗎?

而且中國欺騙的手法一定是先釋出善意,表示和中國在一起有多好,接著建立友好團體,透過友好團體不斷宣傳只能靠中國了,然後中國一定會提出一堆保證,這些友好團體就會在內部強調一定要相信中國,當然中國也一定會持續搭配武力威脅,再拋出簽訂和平協議就沒事了,大家都好的態度,之後只要簽訂和平協議,中國勢力就大舉入侵,接著就是血洗或是強力壓制這些簽和平協議的對象。這樣的行為,如果不是欺騙,什麼才是欺騙?甚至在台灣的某政治團體也是被中國共產黨欺騙的受害者,自己被騙還不夠,還要拉別人被騙,不是笨就是壞!

明治維新帶給日本的是建立國家民族的自信心,是向強者學習,期許自己能成為強者,而非想要靠向強者,倚賴強者。台灣再小,至少也是2000萬人口的中型國家,台灣應該要從明治維新學習到的態度是向強者學習,進而使自身變強的決心,而且要有智慧區分何謂真正的強者?

回顧150年前明治天皇在京都御所的誓言,應該值得給此時此刻在關鍵十字路口的台灣做為借鏡,也期待未來150年之後,世界史上能熱衷討論「台灣維新」,正如同我們今日探討明治維新一樣。

更多高宏銘律師文章:
迎接2019年的司法改革建言
迎向2018年的司法挑戰
票選西瓜之最低得票門檻的思考
台灣應從一次大戰得到的省思

閱讀更多文章
配偶間忠誠義務是台灣的公序良俗嗎?
【20190606刑事證據法則研討會】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案件如何進行證據調查?
【高宏銘專欄】解密朝鮮民法─民法的基本
【公司法】股東表決權拘束契約大翻身?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