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獄政改革刻不容緩!】執行死刑會不會是變相「剝奪受害者人權」?

【獄政改革刻不容緩!】執行死刑會不會是變相「剝奪受害者人權」?

圖片取自the blue diamond gallery

文/法操司想傳媒

隨著近期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的熱播,不少人開始重新思考死刑的執行、死刑犯家屬的人權議題等等。但究竟死不死刑保護了誰呢?

受害者可以請求民事損害賠償

大多數討論死刑議題時,我們會從人權公約、死刑犯人權等「公法」角度來討論。今天,我們從一個大家可能比較少聽到的「民法」角度來和大家談談,死刑究竟有什麼問題。

根據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規定,故意侵害他人權利者,可以請求損害賠償;同時在民法第195條第1項中,對人的身體、健康造成損害,就算不是財產上損害也可以請求損害賠償。因此,實務見解認為:侵害人民的生命、身體等法益時,受害人可以依據上面提到的條文向加害人請求民事損害賠償;如果受害人已經死亡,受害人家屬也可以依照同法第195條第3項的規定,向加害者請求損害賠償。

所以我們這邊先做個小結論:以鄭捷案為例,該案中的受害者主要分為已死亡者、與受傷者,而分別可以由死者家屬及傷者本人向鄭捷請求侵害生命權、身體健康權的損害賠償。

死刑執行後要怎麼賠償?

然而,死刑執行伴隨的問題是:損害賠償請求出現困難。

接著上面的案例,傷者及死者家屬會因為鄭捷的行為,而對鄭捷本人取得損害賠償債權,並可在審判中,請求強制執行鄭捷名下的財產,以賠償受害者的損害。

然而,如果今天死刑執行以後會怎樣呢?

由於目前對於死刑犯執行後的損害賠償債權如何處理並無特別規定,因此當執行死刑以後,法律關係必須回歸民法繼承編中處理。而目前民法繼承編採取「限定繼承、有限責任」的立法模式,繼承人僅在繼承所得遺產範圍內負擔返還義務,因此若死刑犯的遺產無法完全償還所有被害人的損害賠償金時,繼承人並不沒有義務幫他還清。更甚至若繼承人均辦理拋棄繼承時,國家也不會出面還清被害者應受的損害賠償金。

以鄭捷案為例,在鄭捷死刑執行後,他的繼承人,也就是父母,僅就鄭捷死亡時所留下來的遺產負擔損害賠償責任,但因為鄭捷當時並沒有太多遺產,所以他的遺產根本無法完全償還受害者及受害者家屬所應得的損害賠償金。雖有「犯罪被害人補償基金」因應,但根據官網資料,除必須經過申請,且最多只補償新台幣100萬元。

如果是受害者死亡的狀況,有人會說受害者家屬要的是公平正義,而不是那一點錢;但如果今天死者是家庭中的經濟支柱,如果不讓他們取得損害賠償,生活會出現長期性的困難。若受害者沒有死亡,而又需要長期照護,這一部分的醫療費又必須由受害者家屬自行負擔。

所以當我們在吵著要立刻槍決某個案件的行為人,被害者的人權才會得到保障、被害者家屬的心靈才會得到撫慰的同時,我們可能是把被害者及其家屬推進另外一個火坑,非常不負責任!當我們在想著撫慰他們心靈的同時,不也是在使他們本來已經難以透過民法損害賠償規定受到完全填補的生存權,變成填補得更少、或完全無法被填補嗎?

我們的監獄制度需要改革!

有人可能會說:我們不殺他們,難道是要納稅人花錢養他們嗎?

但實際上,在監獄中除了吃跟住以外,其他的生活開銷,包含盥洗用具、衛生紙、保暖衣物、床單、枕頭、甚至是女性受刑人要用到的生理用品,「都必須由受刑人自己負擔」。而監所的許多開銷,其實也可以從表現良好的受刑人的勞作所得中獲得補助,跟外界以為的「受刑人生活費全部由稅金支出」並不相符,甚至有入監反而更花錢的狀況。

此外,根據監察院的報告及我們在之前《監獄受刑人,可以保「國民年金」嗎?》一文中的內容,目前監獄受刑人每人每個月的平均收入約20元,連在監所內自理日常生活都有困難,更遑論用這些錢來償還行為人應該要負擔的損害賠償債權。

雖然有人會說:「犯罪就要被處罰,幹嘛還要想賺錢!」但朝著受害者受到應有的賠償的角度思考,讓受刑人工作賺錢或許才是平衡法律關係的最有效方法。這樣想想,漫畫《死囚樂園》中民營監獄透過讓受刑人表演、擔任遊樂園服務員等方式賺錢營運、賠償的做法,或許也不失一種有效彌補被害人的方法吧!

期待我國政府能迅速思考目前監獄獄政、及加害人賠償等問題,而不是一昧訴諸死刑,才能讓被害人得到應該得到的賠償。又或者說:如果你不想用你的納稅錢來養他們,那你想用你的健保費和納稅錢來幫他賠償受害人嗎?

延伸閱讀

【大法官的一句話】小威廉·布倫南:「死刑是將人當成被玩弄、可丟棄的客體對待。」

死刑怎麼執行?執行人員的心理壓力怎麼解套?

奧姆真理教案,日本是怎麼執行死刑的呢?

《復仇法》書評:倘若執行死刑的,必須是自己的雙手呢?

死不死刑,保護了誰?

【邱和順案】死刑犯,就沒有基本人權嗎?

判不判死刑,標準在哪裡?

閱讀更多文章
【法官倫理】戕害司法公信,該如何處置?
【頂新無罪】檢察官起訴草率!大統長基混油案,封存6年的油品為什麼可以解封?
【檢察官闖何嘉仁幼稚園事件】恐嚇有這麼好成立嗎?
【大法官的一句話】珊卓拉·戴·歐康納:「公眾令人震驚的無知,正在影響著我們的社會。」

1 Response

  1. 【夯劇《與惡》竟是小英政績】拍片 4 千萬來自前瞻預算,網友淚喊:第一次覺得納稅錢沒白繳

    關於《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小發現
    好我知道有看《我們與惡的距離》的人已經讀了無數推文與評論,沒看這齣戲的人可能被洗版覺得有點煩悶,但我自信這點還沒啥人提到,雖然只是個背景小發現。

    昨天在網上看到《我們與惡的距離》編劇與製作人的專訪短片,竟然提到了《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劇作運用了大數據分析,雖然他們認為大數據的邏輯與做戲劇的感受無法完全相容,有侷限性,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 這齣戲竟然是國家建設的一部份!

    所以我上網查了一下,發現 這齣耗資 4300 萬的佳作,使用的是《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數位建設的特別預算。這點讓我很驚訝,也很感動。

    「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覺得納稅錢沒白繳!」
    我非常喜歡《與惡》(但本人哭點很高沒有爆淚只是被喬安姊嚇到),覺得製作很精良,最重要的是,它讓我對台灣團隊產生很大的信心與榮譽感。政府有能力與預算可以投資(估計這部戲劇應該有回本吧),民間有能力與人才可以執行(有老面孔有新面孔不就是傳承嗎),不是很棒嗎?

    說實話,我對《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本來沒有感受,甚至還有點輕蔑,一旦發現它居然可以做出如此驚人有力的作品,真心佩服。不管這是文化部或是哪個機關主導的。

    我們太習慣罵政府了,但政府如果有做到一點好事,還是可以稱讚的,這麼多年來我第一次覺得納稅錢沒有白繳啊!把我繳的錢都拿去給公視做戲吧!

    我覺得政府沒有把這件事拿來宣傳真的是太傻了,這也是我很震驚的地方!有什麼公務員會看到這篇嗎?你們做得很好喔!
    https://buzzorange.com/2019/04/12/achievement-of-tsai-ingwen/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