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點評 > 司想評論 > 【香港《禁止蒙面規例》】我國集會遊行法也規定不可以有「妨害身分辨識之化裝」?

【香港《禁止蒙面規例》】我國集會遊行法也規定不可以有「妨害身分辨識之化裝」?

文/法操司想傳媒

香港反送中抗爭持續延燒,香港政府為此通過《禁止蒙面規例》,並於2019年10月5日0時開始,全面禁止香港人在集會遊行蒙面。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解釋,此禁令是針對激進示威者,用意是防止激進份子的身份於群眾活動中被淡化,使其應負的責任被模糊。並強調港警有足夠的執法經驗,會在合理懷疑下才會有所行動,請社會無需過度憂慮。

不過根據新聞報導,《禁止蒙面規例》訂立後隨即再次引發香港民眾上街抗議,並聚集在各地共同宣讀「香港臨時政府宣言」,宣告成立「香港臨時政府」,堅決反抗背離民意的香港政府。

《禁止蒙面規例》依據為何?我國也有類似規定嗎?

限制人民自由,竟然只用行政命令?

早在818香港維園集會,超過170萬人上街頭時,就有傳出港府打算利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下簡稱《緊急條例》)來處理衝突。雖然當時林鄭月娥否認,但這一天終究還是到來了。

根據《緊急條例》,「香港在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認為屬緊急情況或危害公安的情況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訂立任何他認為合乎公眾利益的規例。」在規定中,他們可以「修訂任何成文法則,暫停實施任何成文法則,以及應用任何不論是否經修改的成文法則。」

但香港律師質疑,《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下簡稱《香港基本法》)沒有任何條文賦予特首自行宣佈特區進入緊急情況或狀態的權力;更有人提出《緊急條例》根本是殖民的產物,早已不合時宜,現今不宜用當年的殖民地管治方式鎮住局面。

回到基本原則,的確並非所有自由都可以無限上綱,但針對人民基本權利的限制,應該有較高的法律保留原則。而香港人民的集會自由,為《香港基本法》明文賦予的權利,要限制此部分的權利,至少應該為香港立法會通過的法律。

我國集會遊行法也有相似的規定?

的確我國《集會遊行法》有相關規定,第14條:「主管機關許可室外集會、遊行時,得就左列事項為必要之限制:六、關於妨害身分辨識之化裝事項。」不過,我國集會遊行法並非由行政首長下令,而是透過立法程序制定,在規範的位階上與香港是不同的。

且此項規定是於1988年就已經制定,而我國集會遊行法也從2002年後就未曾修正,距今30年前的法律,是否合時宜,也是一個相當值得討論的議題!

延伸閱讀:

【聲援香港反送中】協助香港募資,會違反國安法嗎?
【送中條例修正內容】今日香港,明日台灣?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反送中的省思
【高宏銘專欄】2020直球對決之民主和專制的選擇

閱讀更多文章
【食安?詐欺?】100%阿拉比卡咖啡豆爭議,其實不是阿拉比卡咖啡豆?
【釋字第740號解釋】老闆需不需要為員工負責?僱傭關係怎麼認定?
【台灣法律史L3-1】「孝」道與傳統中國法的關係?
【管轄權】無主之處犯罪歸誰管

1 Response

  1. 香港─ 一粒沙震動世界

    從面積看,香港就是地球上的一粒沙。而今,這一粒沙正在撼動統治著比它大8800倍大地的中共政權。而這場撼動,將搖鬆中共與美國政府的關係、甚至中共與整個西方世界的關係。這是地球級別的事件,那麼,香港佔地球陸地面積多少?請繫好安全帶及擦亮眼鏡,0.0000074,小數點之後有5個0。人口佔比呢?0.001不到。

    被放在火爐上烤的,不是香港,而是以下三要害:中共政權的本質、執政合理性、國際信用。就像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都以「國家機密」為由拒絕提供國際標準的會計審查資料,中共在搭上世界經貿列車後,20年來也舉洪荒之力防止國際探討上述的「三要害」,而且成功得手了。中共沒意識到一件事:國際間之所以還容許中共的糊弄,很大原因是香港的法治和自由在前面擋子彈,一旦拿走了香港的法治和自由,中共就要在地球上裸奔了。

    鄧小平聰明,完全知道如何利用香港這件「隱形斗篷」。所謂的「一國兩制」,就是「在家可以脫光,但出門上街必須穿衣服」的基本道理。鄧小平之後的中共也不是腦袋不靈,而是集權政體的內鬥本質及貪婪本質,派系斂權加上家族斂財,決定了中共的集體IQ迅速下降,否則怎麼會發生今日對香港的焚琴煮鶴、殺雞取卵政策呢?

    8月底曾發表「中共的囚徒困境」一文,內述中南海對香港困於進退之間,沒有中間地帶。現在發生了實彈射擊並進入實質戒嚴,表示臨界點已經過了,中南海的處境就由臨界點之前的「進退兩難」落入「進退擇一」。香港,這件遮蓋中共一黨專政陋行的隱形斗篷,已經從破洞百出,進入衣不蔽體的狀態了。

    中共統治下的當前中國經濟,壓力山大,命脈繫於人民幣的國際信用,而香港是目前人民幣的境外交易中心,佔額將近8成。此外,香港也是整個中國的外資引入中心和家族洗錢中心。簡單一句話:中共政權穩定性的死穴在經濟,經濟的死穴在金融,金融的死穴在香港。香港的金融功能奠基於法治和自由,自我脫掉香港這隱形斗篷,等於是中共自己凍死自己。

    接下來,中共若還想苟延一黨專政,只能徹底的走上法西斯主義。這樣,前述的三要害:中共政權的本質、執政合理性、國際信用,也就不證自明了。

    若中南海還有一絲選擇「退」的念頭,那就還有50天的時間機會窗口。港民現在對港府和中南海已經信心失盡,而原先期待的英國也已表示愛莫能助。當下,恐怕只有來自美國的壓力及背書,才能起到作用。但美國不會給白吃的午餐,只有在中南海全盤接受美國開出的全面貿易及經濟規範條件,才能換取美國出面背書《中英聯合聲明》的原始內涵,從而恢復世界及港民對香港法治的信心。

    然而,若一旦接受美國150餘頁的貿易協定及其中的「可驗證」、「可執行」條款,中共一黨專政地位就會開始鬆動,這無異於等死。

    未來50天內,三件大事將決定中共對香港採進還是採退。其一,港民對10月5日開動的實質戒嚴的反應;其二,中共10月中召開的四中全會中各派對爭奪香港主導權的結果;其三,11月24日的452席區議會選舉結果。https://tw.news.appledaily.com/forum/20191005/UWW7USDLKEJXXYSFUCC2K3VHGA/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