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專題 > 【0809浩鼎內線交易案】檢察官你在急什麼?

【0809浩鼎內線交易案】檢察官你在急什麼?

文/法操司想傳媒

浩鼎內線交易案第5次審理庭

時間:107年08月09日 09:30

地點:士林地方法院第十法庭

審  判 長:郭惠玲  法官

受命法官:林妙蓁  法官

陪席法官:李郁屏  法官

 檢 察  官:馬凱蕙 檢察官               

大家有沒有發現,陪席法官默默地換人了呢?本次開庭,進行證人陳鈴津的詰問程序,由許友恭的辯護人進行主結,檢察官進行反詰。陳鈴津醫師現為為林口長庚醫院細胞與轉譯癌症研究所副所長,有過許多新藥試驗的經驗,並參與、起草浩鼎OBI-822疫苗的試驗設計。本次詰問很大的重點著重於IgM、IgG在次試驗中所代表的含意。

OBI-822疫苗治療方法為何?

關心浩鼎的人,一定都會知道本案所爭議的疫苗,也就是OBI-822抗乳癌疫苗。但大家知道這個疫苗的抗乳癌機制為何嗎?陳鈴津醫師表示,有別於化學治療,疫苗治療是讓身體對疫苗的抗原產生抗體,這些抗體去殺死癌細胞。而化療針對的是快速分裂的細胞,不論是正常細胞或是壞的癌細胞都會受損,所以化療的副作用會比較大。而此試驗的假設是,在施打OBI-822疫苗後,乳癌病患會產生Globo H的IgG、IgM或GB5的IgG、IgM。這兩種抗體,都可以殺死癌細胞。

可以從病患產生Globo H的IgG、IgM的資料,破解盲性嗎?

本案的盲性是否有被破壞是相當大的一個關鍵。每次受命法官在補充訊問時,都會提出有IgG、IgM統計數據的資料,詢問證人這些數據資料所代表的意義。究竟是否可以從Globo H的IgG、IgM產生的有無,去分辨施打疫苗和施打安慰劑組?

證人表示,無法單從Globo H的IgG、IgM的有無,推論出受試者的分布狀態。因為即便是一般人,也可能會因為生活中的醣類,交互辨認而產生抗體。而一般乳癌的患者,在還未施打疫苗前,免疫系統也有可能會自己辨認而產生抗體。在「施打疫苗也不一定會產生抗體」及「未施打疫苗者也可能產生抗體」,是無法單從是否產生Globo H的IgG、IgM去進行解盲的推測的。

陳鈴津醫師更進一步表示,即便推測,也不準確。因為若照Globo H的IgG、IgM的數據分析,此項試驗是極為成功的。但這與浩鼎公司解盲之後的結果並不相同。

檢察官在急什麼?急著打斷證人、打斷審判長

檢察官打斷證人敘述、重複證人回答卻帶出不一樣的結論,是本案檢察官一直常出現的習慣,本次開庭也不例外。針對為什麼惡化人數未達289,檢察官詢問證人,除了當初存活期的預估可能出錯或OBI-822藥效比預期的好,是否有第3種可能是因為兩組都有施打安慰劑,是安慰劑產生抗體,所以惡化人數才達不到原本的預期?

證人回答,是有這樣的可能,但在臨床上第4期的乳癌病人不太可能。因為安慰劑組和實驗組共同施打低劑量的化學治療藥物,此藥物的功能是在減少抑制免疫反應的壞細胞,並不是用來治療乳癌的。但在此檢察官不僅打斷證人所述,還直接幫證人結論說,可能是因為安慰劑產生抗體,所以才沒有惡化。忽略證人在說明在臨床上,根本不太可能的敘述。

在辯護人提出異議後,檢察官還立刻反駁說,他只是在向證人確認證人所述。此時審判長做出了裁示:「請檢察官不要重複證人回答而帶出不一樣的結論。」但在這之後詰問過程中,檢察官還是打斷證人所述,在辯護人異議,審判長要做出諭知,檢察官此次,還直接打斷審判長的諭知,跟審判長說,審判長我知道了。針對這樣的回應,審判長向檢察官表示:「你現在在打斷我了。」

目前程序已經進行到第5位證人的詰問程序,但檢察官仍然不改過去的風格,持續以打斷證人、重複錯誤的結論。經過辯護人異議後,不待審判長裁示,直接爭論或是打斷審判長的諭知。整個程序下來,檢察官看起來很急,但這樣的急反而拖延了整個訴訟程序。

接下來還有7位證人的詰問程序要進行,希望下次開庭,檢察官可以不要犯相同的錯誤了。下次開庭,訂於2018年8月16日,進行證人鄭安理的詰問程序,就讓法操持續關心此案,為您帶來第一手的報導。

延伸閱讀:

【0712浩鼎內線交易案】同樣問題反覆出現?

【0730浩鼎內線交易案】惡化人數不如預期,試驗到底是成功還是失敗?

【0719浩鼎內線交易案】檢察官到底在搞什麼鬼?


閱讀更多文章
【樂陞案二審系列】許金龍有機會以自由之身聆聽自己的判決嗎?
【遠雄案系列】檢察官當庭口述詳細意見沒有問題嗎?
【樂陞案二審系列】全案審理終結
【大同炒股案】大同公司經營權即將再掀風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