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臨庭筆記 > 太陽花 > 侮辱了立法院的太陽花?淺論檢方以侮辱公署罪起訴之不合理

侮辱了立法院的太陽花?淺論檢方以侮辱公署罪起訴之不合理

13890382564_aa743faf4c_k

圖/s9007555

【檢調謬誤】沒有思考憲法層次中關於言論自由保障的意涵。

2014年3月18日爆發了太陽花學運,憤怒的學生衝破帷幕、佔領了立法院,3月19號有學生將「立法院」三個字的牌子拆下,並將其置於地上踩踏、且對其潑灑不明物,最後更將其置於「中國黨」、「賣台院」兩布條之間,在2015年2月10日起訴的名單中,這些學生被檢方以「侮辱公署罪」的名義起訴,本文認為這樣的做法,檢方並未考慮到憲法上所保障的的言論自由權。

在刑法機制啟動的時候,檢方會以流程來判斷當事人是否成罪(構成要件該當、違法性、有責性),而通常的情況下,如果構成要件該當的話,就會直接推定當事人違法且有責,但是在某一些例外情況下不會這麼做,而是會去正面的審查法律所欲保障的價值以及當事人的行為,做直接的討論且為價值上的比較,即所謂「開放性構成要件」。

舉例而言,刑法304條有明文「以強暴、脅迫使人行無義務之事或妨害人行使權利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假設今天有兩個人同時都要去買麥當勞,其中一個人搶先一歩先點餐,那這個搶先的人是否有構成強制罪呢?答案當然是NO(要不然以後誰敢買東西吃)。原因是因為搶先一歩買東西的行為,是法律所允許的範疇,並沒有造成社會大眾對國家的信賴被破壞,沒有敵對意志,所以應該不罰,在這種法律所禁止的行為及行為人所為的行為都是法律所保障、且未逾越社會的想像時,就應該正面地審查行為的違法性,去做損益比較。

回到本文的主題:「侮辱公署罪」,侮辱公署罪的核心價值,基本上就是認為國家的機關不能被侮辱,藉以彰顯國家對內的主權,就是國家很偉大而不可侵犯意思,所以不可以侮辱他。但是在本案中,檢察官認為民眾不當的行為其實是一種憲法上言論自由權利的展現,這種行為有一個專有名詞叫做「象徵性言論」,最常見的例子就是美國最高聯邦法院允許以焚燒國旗做為抗議對於國家的不滿。

用以解釋本案中將牌子拆下來抗議立法院忽視民意、不尊重人民、台灣代議士制度的失靈,其實再適合不過了,人民用選票將立委們送進了立法院,而立法院敢這樣違反民意,人民親手將代表最高民意機構的牌子拆下來踐踏,不正是一種「象徵」民意被踐踏最好的報復嗎?

再者,去檢視本案裡面侮辱公署罪的事實,除了是一種象徵性言論外,它更是一種政治性的言論,政治性言論是任何民主國家都應該保障的,因為不同的意見就是民主國家基石,我們允許和我們有不同意見的人出現,以避免國家淪為獨裁的一言堂。

檢方在本案起訴中,僅以事實直接推定拆牌子的民眾違法,根本沒有去實質討論:到底人民所為象徵性言論與所謂公署的尊嚴若發生衝突時,其國家所能接受的標準為何就行起訴,推定人民違法且有責。且若以政治性言論的重要性而論,人民拆牌子的行為根本應該是法律所保障的行為!

法律的鬥爭、權利的捍衛與對抗國家體制的不合理,從來不是光風明月、細浪拍岸,而是一路狂風巨浪、鮮血塗地。

閱讀更多文章
【婚姻平權系列文章】同性婚姻?同性結合?三版本法案差在哪裡?
【撤銷愛家公投案】現任教師現場解釋什麼才是真正的同志教育
【撤銷愛家公投案】法院為什麼判決原告敗訴?
【撤銷愛家公投案】性平教育案戰線延長?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