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臨庭筆記 > 太陽花 > 司法權踐越立法權! 侵入行政院跟侵入住宅罪有何關連?

司法權踐越立法權! 侵入行政院跟侵入住宅罪有何關連?

【檢調謬誤】檢方逾越司法者解釋法條範圍,違反罪刑法定主義。

318太陽花學運發生時,學生闖進了行政院,在一年後,檢方依刑法306條侵入住宅罪起訴了那些進入行政院表達自己意見的學生,但檢方此舉實在是充滿疑義。

先帶大家看一個不起訴的案例,國民黨宜蘭縣黨部在今年4月23日凌晨4時遭「宜蘭反核小農」突襲,於縣黨部鐵門外傾倒福壽螺,並爬上黨部樓頂掛上「立即廢核」、「還權於民」等反核旗幟。宜蘭縣黨部發現後向警方報案,涉案的陳姓、李姓、鄭姓及徐姓等4名男女,被依侵入住宅罪嫌送辦,宜蘭地檢署偵結後均為不起訴處分。

不起訴理由主要係刑法第306條第1項所稱「無故」侵入他人住宅,是指無正當理由擅入他人住宅或建築物而言;另刑法第306條第1項所謂無故侵入他人住宅或建築物所保護的客體,為個人居住之安寧與私人生活秘密保持,著重在居住事實。因此刑法第306條第1項所保障的是個人法益,而國民黨黨部不是所謂個人居住的處所自然不應該適用本條法律。

前述宜蘭地檢署承辦檢察官論述的原因是從刑法第306條第1項的立法目的為解釋而得到的結論。而為何會得到這樣的結論,從刑法的篇章節觀之,德國和日本將侵入住居罪放在「侵害社會法益」的編章節,而和德日不同的是,在我國侵入住居罪則是位於「個人法益」的章節,因此可以發現我國所保障的法律是為了保障個人法益,因此適用這個法規的客體應該只有私人所居住的地方,黨部自然不屬於這樣的適用客體。

回到本案中,行政院到底是否屬於所謂刑法第306條第1項的適用客體應該就已經昭然若揭了,行政院並非是任何人所定居的處所,自然非個人法益所保障的範圍,因此「侵入」行政院應不適用刑法第306條第1項而加以入罪。簡言之,闖入行政院之人並未侵害個人法益,自不應被依違反刑法第306條第1項起訴而受罰。

本件中,檢方並未從法律的立法目的中去解釋法律所欲保障的利益,即自行以逾越立法基本價值的方式去起訴進入行政院的人民,無疑是一種司法權去踐越了立法權的行為。

引用大法官許宗力於釋字623中的部份協同部份不協同意見書中的說法「如果逾越立法的基本價值決定或規範核心,強賦予法律明顯非立法者所欲之內容,再宣告其合憲,這種解釋方式,與其說是出於對立法者意志儘可能最大的尊重,倒不如說是司法者僭越立法者地位立法,與對立法者的善意強暴無異」。

換而言之,檢方不能以不合乎法益的方式追訴人民的行為,否則即為濫權,且會以刑事程序侵害人民的人身自由造成人權的侵害。如此,檢察官似乎更有可能涉及刑法第125條第1項濫權追訴罪!

閱讀更多文章
【1225太陽花行政院案二審】只開8分鐘,在這短短的時間內發生什麼事呢?
【太陽花立法院案】台灣首次以「公民不服從」作為「超法定阻卻事由」之刑事判決!
【太陽花行政院案宣判】「公民不服從」在行政院案不適用嗎?
太陽花立院案屬於「公民不服從」,全數無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