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肇事逃逸罪恐違憲

肇事逃逸罪恐違憲

2019年5月31日,司法院公布釋字第777號解釋:「駕駛人無過失及情節輕微之肇事逃逸案」
刑法第 185-4 條規定:「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大法官認為
1.其中有關「肇事」部分
因為肇事的意思可能包括「因駕駛人之故意或過失」,或「非因駕駛人之故意或過失」(因不可抗力、被害人或第三人之故意或過失)造成事故兩種情形,前者一定是肇事逃逸罪要規範的行為,很清楚,但是如果是後者的情形,有沒有可能觸犯肇事逃逸罪呢?一般人從法條文義上看不出來,也就是在此範圍內肇事逃逸罪違反法律明確性原則,應自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
2.有關刑度部分
大法官認為102年修正公布後,肇事逃逸罪一律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情節輕微的個案處罰顯然過苛,於此範圍內,不符憲法罪刑相當原則,與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有違。此部分從解釋公布之日起,或最晚從解釋公布屆滿2年起,失其效力。

文/法操司想傳媒

根據媒體報導,台東地方法官邱奕智與雲林、高雄、台東地方法院3位法官,針對刑法第185-4條的肇事逃逸罪,在未考慮個案被害人受傷情形下,皆處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恐有違反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因此提起大法官釋憲。

肇事遺棄未個案考量  情節輕微刑仍重

邱奕智法官所遇到的個案,是一位田姓男子犯肇事逃逸罪,但在案發當下田男的乘客有下車查看被害人傷勢,判斷傷勢輕微且為送貨而離開現場,雙方也已達成和解。以本案來說,被害人傷勢不重,雙方已和解,也撤回過失傷害的告訴,田男的違法情節屬輕微,然而即便有刑法第59條得減輕其刑,田男因有前科紀錄,仍須入監服刑。

從上述情況來看,《法操》認為田姓男子並非我們想像中典型肇事逃逸的樣子,事實上,他是確認過被害人傷勢輕微才先行離去,卻被統一適用肇事遺棄罪,忽略個案中不同被害人的受傷程度,因此《法操》對此聲請釋憲表達支持。

若所有法律的適用皆不考慮個案,如本案一樣一概而論,將會產生不合理的情況,在此,《法操》也以創辦人高宏銘律師曾經手過的一件案子,帶讀者一起思考個案衡量的重要: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105年度訴字第716號

此案的犯罪事實,是由經營搬家貨運公司的辜男,與司機徐男和另一位員工徐男,被依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未依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從事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或未依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內容貯存、清除、處理廢棄物」起訴。被告3人在未領有許可的情況下,將廢棄傢俱、木材放置在山坡空地上,因此被起訴。

按照規定,業者應取得主管機關許可才能做廢棄物清理,被告3人雖確實未取得許可證,然而,他們所丟的是3個「木材展示櫃」,此處本身就會衍伸對「廢棄物」定義的討論,在此姑且不多論述。

但是,我們若看本法第46條第1、2款,針對的是「有害」的事業廢棄物以及「致污染環境」的廢棄物,「木材展示櫃」並非垃圾、動物屍體等足以污染環境的一般廢棄物,也不是有毒性、危險性的環境有害事業廢棄物。將「木材展示櫃」與「有害的廢棄物」同論,同樣以一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論刑(得併科150萬元以下罰金)是否不合理?

此案法官最後也援引刑法第59條,考量棄置數量不多,且對環境危害尚非嚴重,因此減輕2位徐男刑責,但負責人辜男仍處一年有期徒刑。《廢棄物清理法》的立法背景是在我國經濟高度發展後,為了能均衡生態保護的迫切需求,才定以重刑嚇阻,但未以個案情況衡量而統一適用,就可能發生情輕法重的情況,因此《法操》也期盼未來法院實務上能就《廢棄物清理法》如何適用?能有更深度的討論。此外,也希望大法官們能對此次法官所聲請關於肇事逃逸罪的釋憲案給予正面回應。


閱讀更多文章
【管中閔懲戒案】管中閔有被針對嗎?
【撤銷愛家公投案】公投已經投完了,可以撤銷嗎?
【王炳忠案】被告等人在偵查中的證言,有證據能力嗎?
【大法庭】頂新案搶頭香,頂新聲請的兩大爭點歧異為何?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