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0521蘇炳坤案再審案】檢察官認為蘇炳坤「無罪」!

【0521蘇炳坤案再審案】檢察官認為蘇炳坤「無罪」!

文/法操司想傳媒

蘇炳坤再審準備程序                     受命法官:林孟皇 法官
時間:107年5月21日                     檢 察 官:張介欽 檢察官
地點:高等法院專一法庭

蘇炳坤案於2018年2月8日,最高法院駁回檢察官聲請,確定開起再審程序。本次為開啟再審的第二次準備程序,進行證據能力意見表示、調查證據聲請、爭執與不爭執事項確認。看似例行公事的準備程序,究竟有哪些重點呢?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準備程序結束,爭點特定

經過討論與整理後,本案的爭點共有四個,一、本案共同被告郭中雄,是否是因為受到警方的刑求,才會做出蘇炳坤和他一起犯案的自白?二、蘇炳坤在警詢時,是否有遭到刑求?三、寶興銀樓的金飾登記簿中,記載郭中雄出售金飾店紀錄是否為真?四、本案最後應該要下無罪、免訴或其他判決?

雖然辯護人主張,寶興銀樓的金飾登記簿內容有重大矛盾的問題,應不具有證據能力,檢察官也屢屢表示,若此登記簿不能作為證據,則無調查證據的必要。但受命法官表示,金飾登記簿算是業務上的文書,應無法單以內容有出入就排除證據能力。故還是將其列為證據,並透過釐清爭點的方式,去分辨真偽。

極具歷史意義的案件

受命法官在開庭起初,第一個問題就是詢問檢察官對於本案追訴的立場。檢察官表示經過討論以及衡量全案卷證後,檢察官將採取無罪論告。法官近一步詢問檢察官,若今日合議庭判決被告無罪,檢察官是否會上訴?檢察官表示,基於監督審判的立場,如果在認事用法上有出錯,仍會提起上訴,但不會單單針對無罪判決提起上訴。

檢察官做無罪論告,可以說是極為少見,目前在司法實務上只有江國慶案,檢察官有做過無罪的論告,但當時江國慶案是屬於軍事法院管轄,故蘇炳坤案算是一般法院的再審程序中,首件檢察官持無罪論告的案件。

擔任本案辯護律師的尤伯祥律師也表示,檢察官能夠以無罪立場論告,表示我國的檢察官真的已經脫離單純的訴追角色,成為稱職的公益代表,能落實有利不利被告一律注意原則。

而針對此案受命法官,更拋出一個議題請檢辯雙方去思考,本案最後的判決,在經過詳細的審理後,若認為被告真的無罪,應該是要給予免訴、無罪還是其他判決呢?雖然辯方律師表示,檢辯雙方都主張無罪,哪麼此點應該是沒有爭議,但受命法官仍堅持要檢辯雙方去思考這個問題,因為這在法律的討論上是有價值的,是史上難得一見的案子,希望檢辯雙方好好準備進行答辯。

忠於審理程序筆錄紀錄,值得讚許

本次審理程序中,有個小小的插曲發生於書記官與法官之間。在詢問證據能力的意見時都是由檢察官先表示,再由辯護人表示意見。而此次的爭議點在前面有提到的寶興銀樓的銀樓登記簿,檢察官率先表示對此證物的證據能力,沒有意見,可以作為證據。但由於辯護人認為此登記簿內容有出現重大矛盾的狀況,應不具證據能力。故法官再次詢問檢察官是否有其他意見,此時書記官就打算將檢察官的回應,記載於先前檢察官的回答內,此舉立刻被受命法官阻止,並告知書記官要照著審判程序紀錄。

筆錄為開庭過程的記載,對日後判決的影響也是非常大,隨著案件的複雜程度不同、開庭次數、開庭時間的間隔等等,再加上法官手上有極多的案件,法官很難詳細記得每次開庭都說些什麼,所以這時候筆錄的記載就非常的重要,這也是為什麼筆錄應該要機械性,客觀性的記載,若有主觀摻入筆錄的記載,或出現記載錯誤的情形,將會影響到日後的判決!雖然這只是在整個準備程序中,非常短暫的小插曲,但可以看到受命法官的嚴謹以及忠於筆錄記載的中立性,是非常值得我們讚賞的!

本次開庭的最後,將未來兩次庭期時間與內容確定,下次開庭訂於2018年7月2日,將傳訊共同被告郭中雄與寶興銀樓老闆彭明基,最後一次言詞辯論則是定在2018年7月16日。就讓《法操》持續關心此案,為您帶來第一手的報導!

延伸閱讀:

別再讓筆錄出差錯:配置速記人員,並開發筆錄記錄軟體吧!

最高法院駁回檢察官聲請:蘇炳坤「再審」確定

 


閱讀更多文章
【20190610遠雄案系列】證人的證言是否不具任意性?
【北市長選舉無效案】一審判決分析
【撤銷愛家公投案】現任教師現場解釋什麼才是真正的同志教育
【王炳忠案】被告質疑檢察官提出的證據不足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