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0702蘇炳坤案再審案】本案被害人不只一位?

【0702蘇炳坤案再審案】本案被害人不只一位?

文/法操司想傳媒

蘇炳坤再審準備程序                       審 判 長:周盈文 法官

時間:107年7月02日                      受命法官:林孟皇 法官

地點:高等法院專一法庭                陪席法官:林海祥 法官

                                                       檢 察 官:張介欽 檢察官

蘇炳坤再審案,進入審理程序。僅僅兩次的審理庭,受到各界關注,80位旁聽席,座無虛席。本次開庭進行證人即寶興銀樓老闆彭明基與證人即當時的共同被告郭中雄兩位證人的詰問。本次開庭,檢察官陳述起訴要旨時表示,雖然原審有提起上訴,但綜觀所有卷證,本次將會進行無罪的論告。檢察官持無罪論告,本案是不是就沒什麼好審的?那本次開庭究竟發生了那些事呢?

事隔多年,證人不復記憶?

本案發生於30多年前,證人到庭作證也大多不記得當時發生什麼事情。以證人彭明基為例,當時檢方認為郭中雄將偷來的金飾,賣給寶興銀樓。但彭明基對於銀樓的登記簿的記載、在哪裡做筆錄、認不認識郭中雄等等的事項,皆表示不記得。而證人郭中雄,除了對於警察詢問及灌水逼供的內容記憶比較深刻外,其餘內容也多不記得?

雖然許多的問題,因為時間關係,證人都不記得了。但在關鍵問題的釐清上,傳訊證人還是有意義的。以證人彭明基為例,即便彭明基不記得當初記載的內容,但他認得自己的筆跡,也釐清了他平時紀錄的習慣。依據本次到庭的證詞,除了針對登記簿記載進行勘誤外,也了解到,彭明基在登記金飾時,並不會將每一條金是分開秤量,而是將同一個人所賣的金飾,登記在同一處,也沒有針對花紋、色澤等等做記載。

本案被害人不只一位?

而從證人郭中雄的證詞中,就可以還原當初為什麼郭中雄會指認蘇炳坤。郭中雄是因為另一起竊盜案而被抓,在75年6月19日,郭中雄去偷金珍源銀樓,因為被店主發現,報警後就被抓了。原本想竊盜的郭中雄,因此進了警局。他在警局裡,碰到以下的遭遇。

警察先是拿發生在新竹的其他銀樓搶案,叫郭中雄說明案發經過,但郭中雄並沒有承認是他做的。由於警方認為郭中雄說不清楚,郭中雄就被帶去青草湖派出所。在派出所,員警以灌水及墊電話簿以鐵鎚敲打的方式對郭中雄進行刑求。

警方告訴郭中雄他必須供出兩名共犯,否則之後進入法院後,還要把他借提出來,繼續刑求他。在這樣的狀況下,郭中雄想起他最近常常去找蘇炳坤,想要要回積欠的工錢,於是就向警方供出蘇炳坤,還有另外一個虛構的阿水。在後來幾次的檢察官偵訊中,郭中雄也因為覺得刑警在場,所以不敢把刑求的事說出來。直到75年7月5日的檢察官偵訊中,才首次說明自己遭到刑求,但郭中雄表示,檢察官當時也沒有採信自己的說詞。

被冠上莫須有罪名,痛不欲生

郭中雄在當時的警詢中表示,我希望被判極刑,被處決。為什麼會這樣回答,郭中雄表示因為要承認自己沒有犯過的罪刑,還要被刑求太痛苦,他不想活了。在這樣的心態下,郭中雄接下來所有的筆錄都沒有看過,就直接簽名。原本指認的蘇炳坤和阿水,最後在筆錄的記載中,也只剩下蘇炳坤。

對於郭中雄的證詞,蘇炳坤當場表示要郭中雄好好想想,他們是要為了自己的清白伸冤。蘇炳坤補充,他在派出所裡面有和郭中雄見面,郭中雄還跟員警說要吃什麼便當。但郭中雄對於許多細節,仍然表示記不清楚。蘇炳坤終於忍不住怨氣,激動的表示你誣賴我的每一件事,我都記得清清楚楚,為什麼你什麼都不記得。並表示當時郭中雄沒有看任何筆錄,蘇炳坤看到警察塗塗改改很多次,但他完全沒有確認就直接簽名了。

蘇炳坤案充滿了許多的違誤,從扣案金飾到共同被告的證詞,充滿了諸多的疑點。只因為想要結案而草草辦案,甚至以刑求逼供。而最近法務部為減輕檢察官的負擔,竟然想設立「立案審查中心」,希望速結濫訴,避免民眾以刑逼民。但警察機關在這些案子中的種種作為,不就是真正的以「刑」逼民嗎?問不出的答案、找不到的共犯,都用水刑逼出來。而這樣施以刑求的警察,難道都不用接受任何的刑罰嗎?

本案訂於2018年7月16日,續行審理,將進行最後的論告。屆時法操會持續關心此案,為您帶來第一手的報導。

延伸閱讀:

【0521蘇炳坤案再審案】檢察官認為蘇炳坤「無罪」!

再審蘇炳坤案 盼找回真自由

閱讀更多文章
【北市長選舉無效案】一審判決分析
【撤銷愛家公投案】現任教師現場解釋什麼才是真正的同志教育
【王炳忠案】被告質疑檢察官提出的證據不足
【谷阿莫案】「授權範圍」可能成為本案關鍵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