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精神障礙的被告是否仍適用一般行為人之規範?

精神障礙的被告是否仍適用一般行為人之規範?

【檢調謬誤】只想把人送進法庭,未考量精神障礙者的處境。

案例事實

本案被告長期患有妄想性精神分裂(此病症會出現幻想幻聽,嚴重會攻擊他人),因為幻想與他同住的父親是外星人,持著膠帶纏繞偽裝花束的鐵鎚攻擊其父的頭部,待其父倒在地上時再以該鐵鎚用力敲擊他10幾次,導致其父死亡,後來被告自己撥打110向警方報案,供稱持鐵鎚物品將其父殺害,檢察官經偵察後依《刑法》272條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罪將被告起訴,並將被告收押。

案例評論

首先,刑法理論上所指的行為並非是全部的人類活動,而是只有意識支配可能性的行為始會進入刑法的討論,舉例而言,夢遊是因個人無法控制,所以不是刑法上所欲討論的行為,因此如果在夢遊中殺人,原則上是不罰的。

精神障礙者的行為到底算不算是刑法上的行為呢?應視精神障礙者個案的情況而定,如果精神障礙者真的已經嚴重到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則其行為應不屬於刑法上所認定之行為範圍。但倘若障礙者僅是嚴重被影響、但仍有自主的意識,則其行為仍應視為刑法上的行為,如此這個行為將會進入刑法流程的檢驗,此即《刑法》第19條之明文規定:「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行為時因前項之原因,致其辨識行為違法或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顯著減低者,得減輕其刑」。

換言之,刑法亦明文,進入刑法流程的討論時,若當事人的行為發生是因為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所導致,應免除或減輕其刑,原因是因為本來就無法期待精神障礙者可以如一般健康的人一樣遵守社會的規範。

在本案中,檢方將被告依《刑法》第272條起訴並收押,並沒有考慮到被告長期的精神病史可能應該適用《刑法》第19條第1項而不罰,或是可能有適用《刑法》第19條第2項而有罪責顯著減低之情形,即先將被告聲押後隨即起訴。可是依《精神衛生法》第41條和第45條可強制這些有傷害自己或他人的精神障礙者住院接受醫療,或許這樣才是較可以降低社會發生憾事的風險。

刑法本非萬靈丹,並不是所有的事都應該用刑法解決,身險囹圄並不會讓這些精神障礙者情況改善,檢察官應該思考該如何改善這些精神障礙者可能的處境並降低其等可能對社會產生的風險,而非一昧的將精神障礙者送上法庭甚至送進監牢。

閱讀更多文章
【太陽花自訴馬英九案】被告沒到也可以審嗎?
【北市長選舉無效案二審】其實有國家就是邊開邊投?
【頂新越南油案】三審判決出爐,部分發回、部分撤銷、部分駁回!大法庭遭駁回!
【北市長選舉無效案二審】準備程序終結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