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實際案例 > 【0428頂新越南油案一審審理庭】不正方法訊問被告,被告自白恐不得為證據

【0428頂新越南油案一審審理庭】不正方法訊問被告,被告自白恐不得為證據

2015-04-28 14.44.01

【檢調謬誤】檢察官用不正當的方法訊問被告,被告的自白陳述恐不得做為證據。

頂新越南油案審理庭
時間:104年4月28日
地點:臺灣彰化地方法院第一庭

辯護律師證述意見時主張:「楊振益在偵訊時,說進貨給頂新的豬油、牛油都非人體可食用。與在聲押庭上供述(所有油品都可供人食用)的不同,是因為檢察官在偵查中訊問的過程中充滿哄騙、誘導、半恐嚇等行為(說要羈押楊振益),而聲押庭筆錄以檢察官提供的偵訊筆錄為基礎進行,這是毒樹產生的果實。」

law061701

在這個案件中,檢察官究竟有沒有按《刑事訴訟法》第98條規定訊問被告?

依據《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如果情況如辯護律師所說,楊振益是因為受到在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問或其他不正當方法而吐出自白,那這樣的自白是不得做為證據的;如果楊振益說他的自白是檢察官用不正當方法得來的,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3項,則法院應該命令檢察官證明楊振益的自白乃是出於自由意志而提供的。

檢察官本次捨棄偵訊筆錄,反而以聲押筆錄做為攻擊武器,辯護律師由此認為,檢察官這樣的舉動,無疑是檢察官自覺偵訊筆錄不可採用的心證。假設楊振益的偵訊筆錄真的不得做為證據,那麼聲押庭根據偵訊筆錄所訊問得到的聲押筆錄,就是所謂的「毒樹果實」。也就是說,不當取得的自白,再衍生出的被告自白,所生證據使用禁止的放射效力,關於衍生證據是否具證據能力,我國則無法律明文規定。

按最高法院96年台上字第4177號判決,「學理上所謂『毒樹果實理論』,乃指先前違法取得之證據有如毒樹,本於此而再行取得之證據即同毒果,為嚴格抑止違法偵查作為,原則上絕對排除其證據能力,係英美法制理念,我國並未引用。其嗣後衍生再行取得之證據,倘仍屬違背程序規定者,亦應依上揭規定處理;若為合乎法定程序者,因與先前之違法情形,具有前因後果之直接關聯性,則本於實質保護之法理,當同有該相對排除規定之適用。」

意即:衍生證據(毒果)只要是合乎法定程序者,都具有證據能力,除非違背程序規定者,才會依照《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排除其證據能力,不得做為證據。

這樣的結果,無疑是將原先不得做為證據的證據(毒樹),變相採納繼續沿用(毒果)。違背程序取得的偵訊筆錄證據既然不得做為證據,那麼即使後續的聲押合乎法定程序,也不能以無證據效力的偵訊筆錄來訊問被告,不然,禁止使用的自白,到頭來還是成為裁判的基礎。

行筆至此,不禁想問檢察官大人,你把「無罪推論」和「罪疑惟輕」放在哪裡?

閱讀更多文章
【北市長選舉無效案二審】可以先說不爭執,然後又爭執嗎?
【北市長選舉無效案二審】聽得到看不到的爭點
【普悠瑪翻車案】觀案重點:超速?ATP?ATP遠端監控?主風泵?
【普悠瑪翻車案】誰應該為普悠瑪翻車意外負責?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