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小教室 > 【法操小教室】檢察官的偵查庭

【法操小教室】檢察官的偵查庭

木村拓哉主演的「HERO」電視劇,帶我們一窺日本檢察官訊問被告的場景。與台灣在各檢察署偵查庭的訊問方式不同,日本卻是在檢察官自己的辦公室中進行。台灣的偵查庭類似法院法庭的設計,由檢察官坐在高處,被告或證人必須抬頭仰望檢察官。

根據法院組織法第84條關於法庭的開閉及秩序規定,僅適用於法院,規定開庭要採「法庭」的設置,並未規定檢察官也能開庭。因此對照和我國刑事訴訟體制相近的日本,為何台灣檢察官訊問被告或證人一定要在法庭呢?

依照台灣偵查庭的設計現況,實在很有改進的空間。

多數情況下,被告和證人必須站著應訊,且因檢察官高高在上地坐在高處,被告或證人只能仰望檢察官,檢察官桌前名牌只會寫著「檢察官」三個字、並不標明名字,與法庭上將法官名字清楚標示的狀況不同,任何受訊問的人通常都不會知道面前的檢察官是何人。

至於辯護人(律師)在偵查庭的席位上是遠遠地坐在後方、遠離被告,如此設計或許是為了避免辯護人和被告在庭上交頭接耳影響檢察官訊問。但如果辯護人無法和被告即時溝通,如何能確實有效為被告辯護?且因為偵查程序規定不能閱卷,辯護人在偵查庭最重要的事就是趕緊抄筆記,如果辯護人要確定開庭內容,就只能考驗辯護人的抄寫速度和記憶力!

其次雖然偵查庭在應訊人的前面會擺一台電腦螢幕,讓應訊者可以看到書記官紀錄的內容,但不知為何,有時電腦螢幕經常會忘記打開,應訊者因此難以即時確認記錄內容。

偵查庭上,書記官在記錄檢察官訊問內容時,通常都是記載訊問內容要旨、不會全文記載,因此如果書記官不小心紀錄錯誤,就會衍生極為嚴重的後果,因為檢察官或法官多半都是看筆錄來確認被訊問人的回答內容,很少會比對偵查庭錄音或錄影記錄。如果筆錄記載錯誤,卻還被檢察官作為起訴證據的話,將會嚴重影響案件的真實性。

在檢察官訊問完、結束偵查庭時,會請書記官印出筆錄、由法警幫忙轉給各應訊人簽名。因為檢察官案件很多,法警為了讓檢察官能趕緊開下一個偵查庭或是避免耽誤檢察官(含書記官和法警自己)的休息時間,常常都直接把筆錄最後一頁放在最上面,請大家趕緊簽名好離開。

但請大家一定要特別注意,簽名就代表同意該筆錄內容,因此記得一定要要求把筆錄從頭到尾看過一遍,確認好內容再簽名。否則一旦筆錄內容有記載錯誤,卻在不察的情況下簽名,之後審理時若要爭執筆錄內容有錯,困難性就相當高了。

對照日本訊問制度的設計,或許我們可以考慮重新規劃檢察官訊問空間的設計。至少讓辯護人能和被告坐在一起,還有讓受訊問人都能有座位可以坐著應訊。這幾點既不會影響檢察官偵查案件,又不會增加太多經費支出,有何理由不改變呢?

記得以前有位教授常說要建立溫暖而有人性的司法制度,要讓人民感受檢察體系的溫暖,感受到檢察體系是為人民幸福所存在,那就從改變偵查庭的設置開始吧!

 

閱讀更多文章
【國安人員走私?】利用總統出訪,走私私菸該當何罪?
酒醉該減刑嗎?─論自醉行為
【釋字778】什麼情形下,醫生可自行調劑藥品?
【公司法】股東表決權拘束契約大翻身?

1 Response

  1. Pingback : 給未來法務部長的一封信(下) | FOLLAW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