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法操小教室 > 只要交錢,就可以不用被抓去關嗎?

只要交錢,就可以不用被抓去關嗎?

shutterstock_304657877

文/法操司想傳媒

2018年10月31日類似案件更新:根據新聞報導新北王姓男子,為了逃避警方攔檢,加速逃逸。沿途闖紅燈、蛇行、逆向行駛,途中還撞傷騎士。最後警方對空鳴槍後,王男才停下車子。檢察官以公共危險罪(刑法§185)提起公訴。新北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6月,得易科罰金。執行日王男拿著18萬到地檢署,但沒想到檢察官告知不准易科罰金,並當場請法警將他帶去發監。

王男不服認為自己知錯,沒有提起上訴,另外還有稚齡孩童、高齡父母需要扶養,向法院聲明異議,檢察官則表示,王男過去有多次刑之執行紀錄,猶不知悔改,竟再犯本案,認不宜易科罰金。新北地院裁定表示,易科罰金准駁是檢方權限,法官不宜越權,裁定駁回。

新聞報導,2015年四月彰化縣一名楊姓男子,曾口出惡言辱罵醫護人員「下賤」、「欠罵」等不堪字眼。而2016年六月初,遭彰化地方法院判決處拘役45日,如易科罰金,可以新臺幣2000元折算一日。因此,楊男提前向彰化地檢署聲請易科罰金9萬元,然而,檢察官卻以四點論述不准易科罰金,旋即發監執行。

犯罪都可以選擇易科罰金嗎?

依據《刑法》第41條第1項本文,最重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且受6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之宣告,得以新臺幣1000、2000或3000元折算一日,易科罰金。所以,並非所有犯罪都可以易科罰金。

舉例來說,《刑法》第121條不違背職務之受賄罪,其最重本刑為7年以下有期徒刑。即使法官判處6個月有期徒刑,也不能易科罰金。

得易科罰金者,例如:《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最重本刑為3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309條第1項公然侮辱罪(最重本刑為拘役)、《刑法》第320條竊盜罪(最重本刑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等,若遭判處6個月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才有機會可以易科罰金。

需特別說明的是,是否宣告得易科罰金,為法官的權限。換句話說,法官也有權限判處「甲某某公然侮辱人,處拘役肆拾伍日。」不准易科罰金。

最終決定得否易科罰金的,是執行科檢察官

法官作成判決時,可決定是否得易科罰金。如果法官宣告得易科罰金,受刑人就可以向執行科檢察官聲請易科罰金,但最終決定得否易科罰金的是執行科檢察官。原則上,檢察官多會准易科罰金,只有少數狀況不准,以下列舉兩種不准易科罰金的狀況。

一、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

《刑法》第41條第1項但書:「但易科罰金,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者,不在此限(編按:不准易科罰金)。」而本案例中,檢察官即以四點論述來說明,為何准楊男易科罰金將難收矯正之效或難以維持法秩序。

檢察官認為,以楊男之財力,易科罰金之金額難有矯正之效。而且楊男所侵害者,不僅是告訴人的個人尊嚴,更傷害我國維持不易的健保制度及醫療資源。若准許易科罰金,亦難以維持法秩序(詳細請參閱彰化地院刑事裁定105年聲字第687號),因此不准易科罰金。

二、受刑人聲請「得易科罰金之罪」與「不得易科罰金之罪」合併執行:

《刑法》第50條,原則上「得易科罰金之罪」與「不得易科罰金之罪」不併合處罰。如果受刑人請求檢察官合併執行,檢察官應依《刑法》第51條聲請定其應執行之刑。但是合併之後,就不可再易科罰金。

簡單說,就像兩塊黏土揉在一起會變成一塊新的黏土,「得易科罰金之罪」與「不得易科罰金之罪」併合處罰之後,原本可以易科罰金的刑消失,融入另一個不可易科罰金之刑,變成一個新的刑。

不可再易科罰金的理由,如司法院釋字第679號解釋所述:「得易科罰金之罪與不得易科罰金之罪併合處罰,犯罪行為人因不得易科罰金之罪,本有受自由刑矯正之必要,而對犯罪行為人施以自由刑較能達到矯正犯罪之目的,故而認為得易科罰金之罪,如與不得易科罰金之罪併合處罰時,不許其易科罰金。」

舉例來說,受刑人犯《刑法》第354條一般毀損罪,遭法官判處5個月有期徒刑,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又犯《刑法》第221條強制性交罪,遭判處7年有期徒刑。執行時,受刑人如向檢察官聲請合併執行,檢察官應依《刑法》第51條聲請定其應執行之刑,於7年以上7年5個月以下之間定執行刑,不許其易科罰金。

不准易科罰金,要如何救濟?

若檢察官不准易科罰金,依《刑事訴訟法》第484條「受刑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或配偶以檢察官執行之指揮為不當者,得向諭知該裁判之法院聲明異議。」受刑人可以向法院聲明異議。

須特別說明的是,「諭知該裁判之法院」是指在判決主文中諭知「刑度」與「易科罰金標準」的法院。以本案為例,二級審台中高分院判決主文記載「上訴駁回。」而彰化地院判決主文記載「楊某某公然侮辱人,處拘役肆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貳仟元折算壹日。」則本案例「諭知該裁判之法院」、得為聲明異議之對象,即是彰化地院。

但是,如果執行檢察官已經具體說明不准易科罰金的理由,也沒有逾越法律授權、專斷等濫用權力的情事,還是會遭法院駁回異議,不得易科罰金。就像本案,雖然判決書曉諭得易科罰金,但是最終決定得否易科罰金,是由執行科檢察官決定。本案執行檢察官以難收矯正之效、難以維持法秩序為由,不准易科罰金。而法院也再駁回受刑人的異議,受刑人就不能易科罰金。


附錄相關判決書字號: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4年度易字第538號
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刑事判決 105年度上易字第357號
臺灣彰化地方法院刑事裁定 105年度聲字第687號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7年度審訴字第83號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 107年度聲字第3245號

閱讀更多文章
【台塑小教室】王永慶到底有幾個配偶?
【台灣法律史L.1】為什麼我們研究法律必須了解歷史?
【釋字第782號解釋】有公務員資歷的大法官為什麼不用迴避?(上)
【釋字第781號解釋】軍人年改為什麼大部分不違憲?(下)

2 Responses

  1. Dong Kang

    本文條理清晰,但有小錯誤在下冒犯點明一下:您大作第28行及38行文句有誤,檢察官不能定應執行刑。刑法第50第2項之意是:受刑人可以請求檢察官、再由檢察官向法院聲請定應執行刑。按我國刑罰制度唯有法院有權處罰人民,憲法第8條第1項訂有明文。若依閣下文句執行,不啻違法,更是違憲!

Leave a Reply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